当前位置: 彩云网评/ 云时评
【彩云网评】再牵妈妈手 让心灵无代沟
2018-02-22 18:00:54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胡勇俊

小时候牵妈妈的手很正常,感觉不到什么重要的意义。开始不牵妈妈手的时候,是我十三四岁的时候。

那个年龄,我上中学,正值叛逆期,也开始有了自己思想。那时候,妈妈因为要照看弟弟等,会把饭做迟。初中时期的午饭时间只有50分钟,回家吃饭总是来去匆匆,总想放学到家后都可以及时吃上可口的饭菜,然后能够准时返校学习。可有时放学到家后,妈妈的饭还没有好。只能饭熟后狼吞虎咽地往嘴里扒拉几口,在埋怨中离家上学。

很多同学是在学校食堂吃的饭,我曾提出过在校吃饭。但食堂饭菜质量无法和家里相比,为了让我吃的好,保证生长营养需求,妈妈坚持让我回家吃饭。我经常要骑车两公里,将吃饭时间控制在30分钟以内,才能保证50分钟内吃完午饭并返校。遇到妈妈饭没做好,我发脾气成为惯性。

每次午饭时间,我回到家里,妈妈如果把饭做好,基本上一切都好。要是一看到饭没有做好,我就开始喊叫,厉声戾气的问妈妈干嘛去了,妈妈慌乱之下,都要和我解释忙什么去了,然后还说下次一定要准时。饭好后,妈妈总要拿两三个碗,把饭来回的倒腾到温度可口,让我吃的快一些,节省时间。

那时候,我对妈妈产生了敌对情绪,认为妈妈做的不称职,对我上学不重视。也就是从那个时间开始,成长中的我,没有再牵过妈妈的手,我从内心里感觉和妈妈走“远”了。

现在想想,那时候妈妈不但要照顾弟弟,还要做活,照顾家庭,相当不容易。坚持让我回家吃饭,也是那么的情真意切。有时做饭晚一点,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我既没有领情,更没有为妈妈着想。这种愧疚感,随着自己长大,以及妈妈的变老,开始越来越沉重。虽然,可能妈妈到现在也不会想到,我不再牵她的手,只是我已经长大,不是我对她产生了敌对情绪,但是我心里明白,我应该再主动的牵牵妈妈的手,让我的心灵也和妈妈那样无瑕疵,让我们母子二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代沟。

27岁我结婚那年,我和妈妈有了一次牵手。在婚礼仪式上,配合婚礼主持人的议程要求,我站在妈妈旁边,妈妈拉着我的手。那次的拉手,算不上是我和妈妈的亲情传递,因为婚礼上的一切让我没有过多的去感受这个动作的真正意义,但是这个细节我却记在心里。

转眼间,我的孩子已经快要到了不再牵我手的时候,妈妈已经60多岁,两鬓白发悄然而现。我一直想着一定要找个机会,再牵牵妈妈的手,不但让我消除对妈妈的愧疚感,还要给孩子们做好榜样,传承好家风。

狗年的正月初一上午,全家出动去登山。在一个台阶旁,我主动停下来,等着妈妈到跟儿后,我伸出了手,妈妈顺理成章的把手递给我了。妈妈上了台阶后,我没有及时放下妈妈的手,我对妈妈说:妈妈,今天让我再牵一次你的手,我们都很多年都没有牵手了。一旁的爱人和孩子在喊着好,在我的眼眶里,泪水一直在打着转儿。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yncywp@163.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李雪瑞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