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彩云网评/ 每日新评
完善纠错机制,以良法促善治
2017-12-28 11:27:04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两年前的一天,杭州市民潘洪斌骑着一辆从老家湖州运来的电动自行车,经过杭州市环城北路与莫干山路交叉口时,被交警拦下。根据当时的《杭州市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条例》,交警扣留了他的电动自行车并要求托运回原籍。随后,潘洪斌以交警处罚他依据的条例中设定的行政强制措施违反行政强制法规定为由,先后致信杭州市人大常委会、浙江省人大常委会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请求对《杭州市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条例》予以审查。

2017年1月初,他收到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回信。今年7月,杭州市人大常委会修改了条例,删除托运回原籍的规定,并规定“非机动车驾驶人拒绝接受罚款处罚的,可以扣留其非机动车”(据12月24日新华视点)。

普通公民的一封信,推动了一部地方条例的修改,这是对备案审查制度价值的最好诠释。备案审查是一种纠错机制,其目的在于维护法制的统一,保障公民的切身利益不受“问题法规”的侵害。

据悉,5年来,1527件对规范性文件进行审查的建议由公民和组织提出,推动了一批问题法规的修改和废止。可以这样说,备案审查是推动法律法规品质升级,乃至司法进步的非常重要的一股制度力量。它所影响的,当然不仅仅是一个潘洪斌,而是所有像潘洪斌一样的普通公民。

接受审查并且最终被修改和撤销的规范性文件,并非所谓的“坏法”或“恶法”,而只是与上位法相抵触。按照立法法的规定,出现这种情况,下位法应当予以纠正。法律体系是分层级的,彼此之间承担着不同的职能,有着明确的界线,效力也大不相同。比如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大法,效力要高于法律,而法律则要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规范性文件。形象点说,法律是一个等级森严的体系,下位法不得“逾矩”而行,否则就会造成上位法无法得到正确适用,继而引发执法混乱。

但现实中,作为下位法的各类规范性文件与上位法相抵触的现象仍然并不少见。这是因为,一方面,制定机关不同,对上位法的理解也不同,因而难免造成误差。另一方面,事实上也更重要的一点,规范性文件是地方政府为管理某类事件制定的具有普遍适用效力的文件,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红头文件”。出于行政管理便利的内在诉求,多数“红头文件”都带有某种扩权冲动。最典型就是时常见诸报端的“红头文件打架”现象。

立法是个技术活。这句话从表面上来理解,是指立法活动必须科学、公正和精细。但其实还有另一个指向,即由于立法的复杂性,它也有犯错和“越位”的可能性。既有犯错的可能性,就必须要有相应的纠错机制,以减少和降低错误的危害性。正如人们常说的,法律的公平与正义,并不在于其永远不犯错,而在于犯了错之后,它具有自我纠偏的能力,从而在实践中不断地趋于完善。

有鉴于在法治生活中的重要意义以及在司法体系中的独特地位,备案审查制度本身显然也有接受“审查”的必要。关于十二届全国人大以来暨2017年备案审查工作情况的报告就指出,备案审查目前就面临着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比如报备不规范、不及时,制度刚性不足、约束力不强等诸多问题,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以“潘洪斌”案为例,虽然他的审查建议得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回复,并以一己之力推动了一部地方条例的修改,但是仔细想想,从启动审查到最终修改,时间长达一年多,一定程度上也说明备案审查的执法效率仍有待提升。

完善纠错机制,才能以良法促进善治。全国人大备案审查信息平台已于2016年底建成,所有纳入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审查范围的规范性文件均实现电子报备。统一的备案审查信息平台建成后,公民、组织只需在网上下载相应的文件,就可以通过电子邮件等方式提出审查建议。平台的统一化、报备的电子化,以及整个流程的快捷化,有利于降低制度门槛,鼓励更多的“潘洪斌”站出来监督法律,这无论是培育公民意识还是维护法律尊严,都大有禆益。

(滇中新区报特约评论员 吴龙贵)

责任编辑: 武铭方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