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彩云网评/ 云报要论
【今日视点】深挖“银发产业”潜力
2017-12-27 09:32:1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美编 张维麟 绘 背景

记者 郎晶晶

背景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不断加快,养老产业的市场需求也进入快速增长阶段。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抓住新机遇、迎接新挑战,推动 “银发产业”发展?

话题

12月8日-12日, 2017中国(昆明)国际养生养老产业博览会在昆明举行。展会期间举办的国际养生养老产业发展论坛,汇聚了国内外养生养老领域的专家和企业领军人物,大家围绕养老产业发展目前面临的现状、产业发展趋势、未来投资的发力点等展开了对话。

市场广阔 养老产业发展潜力巨大

截至去年底,我国60岁以上人口已突破2.3亿,占总人口的16.7%;云南省60岁以上的老年人已经达到570.1万人,占总人口的11.95%。预计到2020年,全省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将达到607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12.4%,相当于每9个人中就有1个老年人。全社会养老需求猛增,老年人消费市场巨大,为养老产业发展带来了广阔的市场空间。同时,伴随着高龄、失能、空巢老人等不断增多,传统养老模式也面临严峻挑战。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

民政部社会福利中心党委书记兼副主任甄炳亮认为,当前我国养老服务领域的主要矛盾是广大老年人及其家庭对养老服务的美好向往同养老服务提供的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主要表现在老年人对养老服务需求和服务提供之间结构性矛盾突出,即供给侧不适应需求侧的需要。如农村留守、高龄、空巢老人等多,但农村养老服务设施建设落后于城镇,而农村敬老院的空床率又高于城市,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有效性明显滞后于机构养老服务等。与此同时,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潜力还没有充分释放,人才队伍短缺仍然是养老服务业发展的瓶颈问题。

甄炳亮认为,新时代推动养老服务产业发展,应从建立完善基本养老服务,进一步放开养老服务市场、发展养老服务产业,提高养老服务质量,加强养老服务基础工作,加强对养老服务的监管等方面入手。他提出,政府应该通过多种方式负责基本养老服务,实行“精准养老”。政府提供养老服务的方式应包括政府向养老机构购买床位、政府发服务补贴由服务对象自己选择养老服务机构及政府直接提供养老机构等多种方式,并以前两者为主,还要想方设法提供养老设施,特别是社区嵌入式中小型养老设施。

论坛上,多位专家学者认为云南发展养生养老产业有着明显的气候、生态、旅游、文化等资源优势,发展潜力巨大。那么,云南将如何做?

省民政厅副厅长王建新介绍,2016年到2020年,我省养老产业发展将进入加速发展阶段。“十三五”期间,云南将实施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工程、老旧小区适老化改造工程、城市公办养老机构建设工程、城市公办养老机构改革示范工程、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工程、医养融合改革示范工程、养老服务社会力量扶持工程、旅游养老健康服务业建设工程、养老服务信息化建设工程、养老服务体系人才队伍建设工程十大工程,多元驱动云南养老产业发展。今年9月,我省还出台了《关于支持社会力量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积极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进入养老服务产业。

根据规划目标,到2020年底,我省将初步形成养老健康产业政策体系,养老服务设施和站点覆盖所有城市社区、90%以上的乡镇和60%以上的农村社区,民办养老床位数占全省养老床位总量比重最低达20%以上,高端养老床位达20%以上,医养结合床位达10%以上。

核心服务 催生“银发经济”新业态

地产开发模式、专业运营模式、医养结合模式、候鸟度假模式、田园休闲模式……近年来,养老产业逐渐由规模小、档次低的单一机构向规模化、多元化发展,不断涌现出新的发展业态和多样化的盈利模式,对于养老产业未来的发展趋势,业内人士怎么看?

戴德梁行大中华区策略发展顾问部高级董事、“大健康”平台负责人容亚当分析,养老产业具有高就业系数、高需求弹性、高增长速度,低替代率的“三高一低”基本特征,从根本上保证了产业的发展潜力。但投资金额大、产业门槛高,回收周期长等特征也提高了行业的进入壁垒。他认为未来养老产业的升级发展需与其他配套、休闲、城市服务等功能进行合理的组织协调,并实现功能融合。“要做一个成功的养老项目,不能单独考虑养老,而要考虑配套的或者互补发展、互补开发的产业链,包括医疗的,包括旅游的,包括健康等。”

七彩云南滇池国际养生养老度假区总经理黄向红提出了养老服务产品“去房地产化”。他认为,用养老的名义或者噱头去炒房,是房地产化养老,而“去房地产化”的核心就是不卖房子,卖服务。他进一步解释道,养老服务产品设计的核心应针对老年人的需求,即“活得长、活得好、活得有质量”。第一层次为基础服务需求,包括超市、餐饮、娱乐等配套体系;第二层次为“医养结合”,拥有完善的医疗和健康管理体系;第三个层次是精神赡养,要结合老年人的兴趣、运动、娱乐等丰富老人的精神活动和社会活动。

北京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绿色康养联盟理事长刘巧玲带来了澳大利亚养老产业发展的经验。她介绍,目前澳大利亚有超过5.3万退休及独居套房,养老社区的入住率高达92%,居民平均入住年数达到7年,平均入住年龄为75岁。她说,澳大利亚的养老机构管理智能化程度较高,一个工作人员可以管一层楼。“他们秉承的理念是要老人真正康复后痊愈出去,而不是让老人在养老机构慢慢等最后的时间。”她还介绍了一种养老新概念,即森林康养,以绿色生态资源开发为主要内容,融入旅游、休闲、医疗、度假、娱乐、运动、养生、养老等健康服务理念,形成一个多元组合、产业共融、业态相生的商业综合体。

旅居养老 提振精品深度旅游市场

近年来,“旅游+养老”的新消费模式逐渐兴起,云南由于得天独厚的气候资源优势正成为国内外老人旅居养老的重要目的地。云南实力集团大健康养老板块总经理王志纲介绍,他们在昆明呈贡东盟森林内的云间旅居养生公寓项目目前入住率达70%,约50000人,其中省外老人约2000位。他认为,旅居养老的核心在于“居”,旅居养老项目要有完善的适老化配置和相关的配套设施。如,云间旅居养生公寓的房间都经过适老化设计,公寓配备了健康养生餐厅、康复理疗中心、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等,前来旅居养老的老年人能享受到健康体检、一站式顾问服务、全日制健康养生餐饮配套服务、云南精品深度旅游等服务。

根据《云南省“十三五”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规划》,到2020年,全省接待养老旅游者达到1亿人次左右,养老旅游收入突破1700亿元,占全省旅游总收入的20%。王志纲说,旅居养老产业未来的市场广阔,旅居养老项目将对提振整个片区的商业及旅游市场有极大促进作用。

责任编辑: 武铭方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