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彩云网评/ 政治经济
【学思践悟十九大】独家述评 | 经典何以经典?
2017-12-20 15:48:03   来源:新民晚报
分享至:

孙绍波/画

姚丽萍/文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在中国,这句经典,家喻户晓。

《共产党宣言》的开篇之句,知名度丝毫不亚于莎翁名句——“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1920年,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历史关头,陈望道先生翻译的《共产党宣言》横空出世,这首部科学社会主义红色经典中文全译本在上海印刷出版,从此照亮中国社会的前途选择。

今天,我们要传承“红色基因”,就不能不回答一个问题:经典何以经典?

历史从远处来,历史的密码,总是留存在她的足迹当中。经典何以经典,这个问题,有意思,更有意义。要解答,就需一路追寻首部《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的成书历程及其深远影响。

1920年,对陈望道而言,不寻常。

1920年2月,上海《星期评论》周刊特邀从日本留学归来的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陈望道依据戴季陶提供的日文本,参考陈独秀取自北大图书馆的英文本,在家乡义乌的柴房里“勇”译红色经典。

的确,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是需要勇气的。一来,当时的社会环境并不利于红色经典的翻译问世;二来,《共产党宣言》博大精深,不少人曾想全部译出未能如愿。多年后,陈望道回忆说,一定要通过自己的手,向世人奉献一个高质量的全译本,让《共产党宣言》成为“唤醒中国这头睡狮最为嘹亮而有力的号角”。

《共产党宣言》篇幅不长,但对人类社会的深刻影响而言,却无疑是历史巨著。在中国,谁来印刷出版《共产党宣言》?历史选择了又新印刷所,其中有偶然也有必然,总归是“赶巧”了。

上海市复兴中路221弄12号,原辣斐德路成裕里,又新印刷所旧址。这里原本是法租界,就像《新青年》编辑部、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渔阳里旧址、中共一大会址都选择了法租界,又新印刷所也选在法租界,实在是因为彼时此间的社会治理格局非常适合“民族希望”的萌芽和成长。

1920年8月,又新印刷所出版的第一本书,正是《共产党宣言》陈译本,这是科学社会主义第一个纲领性文献在中国出版。为此,1920年8月17日,维经斯基在给共产国际的信中说:“中国不仅成立了共产党发起小组,而且正式出版了中文版的《共产党宣言》。中国革命的春天已经到来了。”

此后,《共产党宣言》陈译本流传海外,1922年11月,朱德在欧洲留学加入中国共产党,周恩来曾赠此书给他。

作家金一南在《苦难辉煌》一书第118页记载道:井冈山斗争初期,毛泽东揣着两本最宝贵的书,一本是《三国演义》,另一本是《共产党宣言》。

1936年,毛泽东会见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时谈道:“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记在我的心中,使我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我接受马克思主义,认为它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这三本书是: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考茨基著的《阶级斗争》,以及柯卡普著的《社会主义史》……”

2017年10月31日,十九大闭幕一周,习近平总书记带领党的新一届领导集体瞻仰中共一大会址,特别仔细观看了纪念馆的一件重要展品——中国现存最早的《共产党宣言》中译本。

97年,仿佛也只是弹指一瞬间。

初冬时节,记者走访又新印刷所旧址,遥想身穿长袍的青年陈望道,捧着新鲜出炉的《共产党宣言》走出又新印刷所,该有多么喜悦!尽管那本书在第一次印刷时,出现了纰漏,封面上“产”和“党”排字颠倒了。数十年后,身为复旦大学校长的陈望道已是修辞学大家,先师李熙宗教授在望老门下研读修辞学。望老跟学生们谈起往事,当年的印刷失误也成了“治学做事须严谨”的案例,只不过,学生们分明感觉到,这似乎并不妨碍先生发自内心的喜悦,他的口吻是轻松的,要知道,先生平常一贯很严肃——不是望之俨然,即之也温;而是望之俨然,即之也俨然。

1920年,《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出版,对翻译者陈望道、对中国共产党、对中国,意义非凡。由此,真理的光芒为在暗夜中探索的中国指明了方向,让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前赴后继的跋涉中超越苦难,铸就辉煌。

今天,在历史的天空下回眸曾经的瞬间,与红色基因一脉相承的,是这座城市和这座城市里的人,在历史紧要关头“日日新,又日新”的创见和担当,以及超越苦难铸造辉煌的勇气和睿智。

《共产党宣言》陈译本,不过万余字,被历史一次次证明的却是——信仰的力量!

信仰的力量,让这首部红色经典——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责任编辑: 赵玮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