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彩云网评/ 彩云网评
【彩云网评】“吴咏宁悲剧”叩问网络播放平台
2017-12-11 21:00:4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武坤

12月8日,自称“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的吴咏宁,永远停更了微博。当天,他在长沙一次“高空挑战”中失手坠亡。吴咏宁从2017年2月起,开始在网络上发布各种高空挑战的视频。这些视频十分危险,比如在高楼边缘玩平衡车、扒着楼顶做引体向上……让人看得心惊胆战,用吴咏宁的话说,“现在国内玩这个的实在太多了,但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对于女友和其他好友的劝告,吴咏宁表示,什么时候“残疾了、动不了了、死了”,就不玩了。

逝者已逝,来者当以何为鉴?据澎湃新闻报道,12月9日至10日,咏宁用来发布视频的美拍、快手、火山小视频先后回应称,对于咏宁的遭遇表示惋惜和同情,此类极限挑战视频目前未被中国现行法律法规所禁止,平台会根据实际情况对审核政策进行完善与改进。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飞速发展,一些危险的“个人运动”越来越呈扩散姿态。不久前,有四名小伙子就发布过徒手爬上江苏第一高楼、高达450米的紫峰大厦“针”状塔顶的视频;天津的“极限运动”圈子内的一篇题为《天津爬楼攻略》、教人怎么躲开保安攀爬天津高楼的文章,也在微博上被热传。可以说,在传播渠道变得迅捷之前,类似的运动基本处于“自娱自乐”状态了。

然而互联网的发展让这些“小众运动”有了更方便的展示“舞台”,并因此发展迅速:比如国内微博上就有“中国爬楼联盟”话题,这个话题拥有接近3000万的阅读量,两万多的讨论度和两千多粉丝数——显然,这类比较“疯狂”且危险性极大的运动,由于在互联网上基本没有设置任何发布和阅读“门槛”,从而开始无差别地扩散,容易让更多的青少年觉得“酷”并加以模仿,显然,对此各网络传播平台确实该进行反省。

事实上,正规意义上的极限运动,对于装备、场地,都是有严格规定的,也重视安全问题,可以说“门槛颇高”。如今它却被不少年轻人片面地理解为“玩命”,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纵观吴咏宁的“极限运动经历”,2017年2月10日他发布的第一条视频,显然是个重要的节点——之前,吴咏宁是一名群演,但在这个圈子里,要获得关注度实在太难了,但从这条在10楼边缘玩平衡车的视频发布后,吴咏宁得到了众多网友的惊呼赞叹,收到了130多元的打赏,从此后,他开始频繁更新各种“挑战极限”的视频,微博名字也从“演员吴咏宁”改为“极限-咏宁”,并且开始强调自己“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以致于他的一位好友在出事后感叹说,“我觉得网络害了他。”

其实,在不少网络播放平台上,为当网红而发布一些有悖于道德、法规的视频的现象实在太多了,而为了追求流量,不少平台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吉尼斯世界记录以收集各种奇怪记录著称,但它也曾经拒绝过不少“疯狂记录”,比如拒绝过一名申请者“锤自己鼻子一拳,显示流鼻血时间最长”的举动——显然,作为面向公众的传播平台,也应该是有底线的,那句著名的环保广告语“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在这里同样适用——“没有推送,就不会有更多的疯狂”。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高子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