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我只是想让你看见我的金牙
2017-11-08 19:17:04  来源:云南网

彩云网评评论员 燕吃侠

武侠江湖里,全真派那些三四代弟子出场时,一定要自报出身的,“在下长春真人门下弟子……”、“在下玉阳真人门下弟子……”,如果你一上来说“在下刘铁牛”,对不起,刘铁牛是谁,不知道,靠边站!你出自哪座真人门下,你师父牛才是真的牛!

但是世上多的是像燕吃侠一般的凡人,既不能投身成为全真弟子去拯救世界和平,也没有叫得出去的其他加持,那就只有在自己的牙上下功夫了。

我小时候街坊邻居有一能人,属于那种先富起来的万元户,四处倒腾发了不少财,家里房子换成了两层小楼,还开了个酒厂,每天开着十轮重卡轰隆隆地进出,真是羡煞众人目光。

后来能人觉得每次抖草都要自带十轮重卡实在不方便,就特意去外地敲了两颗门牙,装上晃得耀眼的金牙凯旋回乡。跟别人聊天时,能人总要訾开嘴,露出金牙,特别在见面寒暄时说“你吃饭了吗”,感叹词后总要张开嘴作二分之一秒的刹那时空停顿。

总之,画面美得让人不敢看,我每次回忆时都有腮帮子酸的感觉。

现在很多人看电视剧,每当看到有汉奸敲掉门牙换金牙这一桥段时总觉得是虚构杜撰,那是他们没有体会到抖草人士的快感和成就心。为了能摆脱原来的出身,为了能在普通人前证明自己成功进阶,敲几颗门牙算什么。

也许街坊的能人就是从汉奸这里得到灵感的,“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能人唱到,哦不,是郑智化在唱。

这敲门牙换出身的传统一直没消亡,这两天炒的热火朝天的家委会竞选就让我们再次领教到了出身的重要性。

一起普通的学校家委会竞选,一百多名家长争破脑袋。学校让竞争人选自报履历,是让所有人充分了解竞选人,看看他们有没有时间和能力,为班级和孩子们做些事情,没想到变成了无底限的钱势和资源比拼。

甲说自己名校毕业,乙就说外资大公司就职,丙则来个博士后加持,丁没有更狠的了,就说自己小时候当过学习委员。

乖乖,这都可以搬出来当武器,可惜了我不在这个家委会竞选群,要不我小学时荣获居委会颁发的扶老奶奶过马路能手奖就值得大书特书,虽然后来扶得变质了,小伙伴们有样学样,一日之内把老奶奶搀扶往返了好几次,差点让人回不了家。

这个家委会的竞争愈演愈烈,大家都在朝不着调的节奏上狂奔,一路炫文凭、炫海外经历、炫与人民币的亲密程度,对于家委会的成立初衷却并不清楚,竞选成功后对如何服务班级和孩子也没有拿得出手的设计。

终于一位孩子妈基于对权力滥用的担心,直接宣布退出竞选,但又义愤填膺放出了一段退选宣言,声称自己是哈佛大学研究生毕业,丈夫是国内知名基金经理,掌控35亿资金,谁要是敢对她们的孩子不好,他们可以“动用资金把其他人所持的股票砸穿,包括茅台”。

这份赤裸裸的战斗檄言发出后,家委会竞选似乎已经进行不下去了。所有的家长都走进了死胡同,似乎只要竞争上了家委会,自己家的孩子就可以大大受益,可以逃脱开别人设置的“小鞋”,成为利益链上得分最多的一环。

小小的一个家委会,浓缩了成人社会的一切伎俩,这里已经没有服务和公益,而变成了名利生死场。这位“35亿富妈”,家委会不是用来沟通维护所有孩子的利益吗?你怎么知道别人就一定对你孩子不好,除非你也是这么想着去上位的。

一块臭肉,当所有动物都去争抢时,闲庭信步的你也可以做那万千动物之外的独一个。“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这种境界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气质。

只是,如果哈佛毕业的还要用金钱来衬托身价,并且口不择言要动用资金把其他人所持的股票砸穿,这种赤裸裸地流氓加大棒方式,犯法且不说,还侮辱了自己的智商和情商。

但兴许她只是远眺了哈佛的大门,或者是用15美金买到了方鸿渐手里的克莱登大学文凭,这个就无法考证了。

这位家长用尽气力的表演,其实只是想让我们看见她的满口金牙。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高子东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