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维纳斯的手臂断了吗?
2017-11-07 17:58:24  来源:云南网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杨洒洒

上周六,在云南艺术学院实验剧场,加拿大艺术家Hew带来了一场非常棒的演出,《影子梦工场》。

不同于多数靠服装和道具出彩的亲子剧,《影子梦工场》的舞台设计非常简单。灯未熄时,舞台上只见一块白色幕布、一个射灯和一些空箱子。Hew穿最普通的衣服上台,从裤兜里掏出几块布,又从地上捡起一团彩带。接着他和现场观众互动,随即灯光熄灭,演出正式开始。

很快,仿佛爱丽丝坠入树洞一般,观众们进入了一个神奇的手影世界。这种从古至今全世界的孩子都在玩的简单游戏,Hew把它表现成了实实在在的艺术。

Hew的手影不再只是兔子、孔雀和小鸟那么简单,它变幻成了一双恋人、一对拳击手还有一位马背上的骑士。更让人拍腿叫绝的是,你甚至能看清每个影子的睫毛。它们时而摁下巴沉思,时而抱头哭号,时而捧腹大笑,会让人忘了一旁聚光灯下Hew在“导演”,以为真的在看一出扣人心弦的电影。

事实上,说Hew的表演是手影并不准确,因为他几乎把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投影到幕布上了。拳头是头部,手臂是身体,身体是地面,就连脚趾都能充当远处的花花草草。而且,为了贴合孩子的观看习惯,Hew需要每分每秒都发出各种声音。

很多舞台艺术讲究留白,但Hew这份给孩子的礼物却几乎密不透风。但这般绵密的表演却因此让各种情节和笑料绵延不绝,整场演出看下来,就算不评价好坏,大家也有一个共识,值!《影子梦工场》不靠奇装异服吸引小朋友的眼球。更重要的是,它还有一份唤醒童心的价值。

几乎所有人都玩过手影游戏,我们都曾沉醉于这迷人的光影中,钻研如何才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学习近大远小的道理,并被一个个滑稽或生动的影子逗得哈哈大笑。这种亲自参与的回忆,是舞台上再现白雪公主或不厌其烦地播放《童年》不可比拟的。毕竟,会有人没看过童话,会有人没听过虫鸣鸟叫,但很少有人没玩过手影。

表演过程中,我听见坐在身后的一对母女的小声讨论。那时Hew正表演一个理发的手影片段。他的右手套上道具,投影出一位老理发师的脑袋,右手臂则充当躯干。与此同时,Hew的左手就是“理发师”的左手,他还精巧地设计一把剪刀。配着悠扬的音乐,理发师“卡擦卡擦”为客人理发,忽然手滑,竟把一顶秀发全给剪没了,滑稽的表演逗得现场观众哈哈大笑。

这时,身后的妈妈问女儿,“你有没有发现这位理发师只有一只手?”我听此会心一笑,确实这样,再完美的手影也存在天然的缺憾。不过虽然Hew只让理发师生了一只手,但他却能让观众脑补出另一只,这就是艺术的魅力。我进而想到。

“没有啊,他有两只手啊。”然而,女儿却执拗地对妈妈说。“是呢,他确实有两只手,不然也当不了理发师。你看,这个叔叔一只手用来扮身子,一只手用来扮手和剪刀,他就没有多余的手来扮另一只手啦。”妈妈继续解释。

“他就是有两只手啊。”但女儿显然没听。“那是你想象出来的。”妈妈又说道。“我没有想象,他就是有两只手!”女儿争辩。可是,有没有可能女儿就没争辩?在她的眼里,理发师确是两只手。只不过这“两只”不是数量词而是一个形容词,换个近义词也许就能表达得更清楚了——完美。

也就是说,妈妈和我们这般成年人眼中的缺憾,在女儿那里并不存在。她不会觉得只有两只手的理发师才是完美的。他兼具喜怒哀乐,惹人喜欢,已经那么完美了,那一只手、两只手又有什么关系?

至于我们从缺憾中读出的美,在一颗童心里是多余的了。我能听见小女孩的心里话:他本来就很美,不用从缺憾之中寻找美。不正是这样么?我们夸夸其谈,维纳斯的美在于断臂,因为留给人想象的空间。那是否想过,正在学习这篇小学课文的孩子或许根本就不会认可这尊雕像早在罗马时期就折了手臂。在他们眼中,这只是一尊美妙的雕塑作品,她很美,但和断了的手臂无关,没必要过度解读。

我似乎又听见小女孩在说话了,她纠正我的错误,“这尊雕塑原来不叫‘断臂维纳斯’,那是《米洛斯的阿芙洛蒂忒》。”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高子东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