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一个异乡人的翠湖时光
2017-11-03 20:54:53  来源:云南网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杨帆

上海有外滩;杭州有西湖;成都有宽窄巷子…… 而提到昆明,你想到的是什么?昆明这座城市的地理文化地标在哪里?谁又能成为昆明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对外形象中最耀眼的那一张文化名片? 正在改造提升中的翠湖片区可以有这个担当,也应该有这个担当。(11月2日云南网)

翠湖,昆明这座城市的眼睛,是我这个客居昆明十四年里最熟悉的地方。2003年9月2号,我生平第一次踏足翠湖,那时作为一个即将在东陆园度过三年研究生时光的异乡人,并不知道这是个让人心能安逸下来的地方。多年之后,才发现那段时光是青春时光中最清晰的生命地图。

翠湖的故事不只在翠湖里,翠湖旁边的荷塘与垂柳,郁金香与九龙池,一并构成了翠湖周边历史遗迹的棱角:湖边的石屏会馆、袁嘉谷故居,都是大有故事可讲的。近代史上多少风云人物在翠湖边毗邻而居,比如说周钟岳先生,他是当时著名的书法家,南京总统府的牌子上那三个字便是他的手笔。他是当年国民党元老,亦是书法名宿,当年来题写总统府三字,揉合了资历与书法功力,也有跳出派系之外的一份恬然。

从一定程度上来讲,翠湖也搅动过历史上的多少风云:逼死坡与吴三桂是一个被缢死的皇帝和一个想当皇帝的将军的故事,不仅成全了腾冲炒饵块在食单上传说的“大救驾”,连带着还有陈圆圆的归宿谜团让人牵肠;昔年清朝“瘦马总督”钱沣的旧居地址后来盖起了卢汉公馆,和平解放云南的起义故事就在这紧闭的门里上演;而每个上过云南大学的人,都不会忘记闻一多至公堂里最后的演讲和倒在钱局街西仓坡的悲怆。

艳红叶子花一年年在巷口开着,巷口的水果摊永远摆着洗好的清清亮亮的水果,一只一只细致地继续着生活。这里现在是所幼儿园,也许那日日响起的稚嫩欢歌是告慰英灵最好的方式吧。

翠湖边的云南大学,前身是始建于1923年的东陆大学,拾步95级台阶而上,会泽院的红窗,宋美龄从陪都重庆下榻昆明曾在这里驻足过。后面就是梁思成林徽因夫妇设计的映秋院、泽清堂,毗邻明清贡院,贡院门口残破的石像依稀见证过南明王朝流寓云南时驻跸一年的仓惶。旁边天文观测的旧迹宛然,银杏大道的叶落如金,就连草坪里一块小石头都会雕刻成小女孩的萌萌笑脸,这也算是独有的趣味吧。

云大人总喜欢在翠湖边散步,循着云大西门出去,天君殿巷,“洋人街”,再到文林街,顺着先生坡或别的坡就是翠湖了。昆明是依坝子而建,平处少、坡地多,就着山势街狭巷窄,却挤挤挨挨着食肆、衣饰小店、书店、外国人开的迷你咖啡馆,渐成气候。这里既有像双味洋芋这样的街边小吃,也有日韩风格的外国佳肴,每一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想吃的东西,你永远想象不出来那么小的空间是如何腾挪下那么多桌子和客人的。

翠湖从哪里来,什么时候和滇池被隔开我不是太清楚。我只觉得,翠湖是这个城市的眼睛,昆明要有个翠湖才成就得了昆明这么美且好的名字,我们在翠湖边生活、生长,翠湖记忆或参与我们的故事,翠湖是我们成长的一部分。我们在周围走过、流连过,捡拾过信心、收藏过爱情,汪曾祺的西南联大时光总有翠湖茶楼上凭窗撸串的一笔,那淡定的茶房明知他从窗户偷扔竹签少付烤串钱却从不说破,朱德洁园里手值的菊花是不是悼念亡妻的念想。我们这些异乡人,因着各种原因来到昆明,住在翠湖边上,在这儿,呼吸着翠湖边上混同了咖啡香气与烤串油烟的味道,点数着又一年冬天避寒的红嘴鸥,成家生子,落地生根,从此长成云南人。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高子东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