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那些年 我们赶过的乡街
2017-09-27 18:56:54  来源:云南网

彩云网评评论员 邓建华

记得看过一部日本动画电影名字叫《侧耳倾听》。它讲述了一个成长的故事:因书结缘的少男少女,同时也都面临着成长的选择,是随大流继续攻读高中、大学,还是选择自己的理想。这样一部关于青春迷惘、情窦初开的电影却选了《Take Me home,Country roads》(《乡间路带我回家》)这首歌作为主题曲。

这首由约•丹佛创作的著名乡村歌曲,充满着美国西部牛仔的潇洒快意,由野见佑二改编之后,却有别样的淡淡优伤。电影的开头,是天真无邪的童音清唱“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像时光机,转呀转的,你的记忆中会涌现一幅幅的画面,冒出一个让你无法抑制悲伤的词——乡愁。

每个人心中都一定有一条这样的乡间小路,永不磨灭。这条路的起点各不相同,但是终点都有对过去美好记忆的留恋,对逝水年华的忧伤。比如我们记忆中的乡街子,就像我们童年记忆中的乡间小路,带着浓浓乡土味的土街,是生活的一部分,是成年后再不复得的乡愁记忆。

千年历史都城,在其商品交易中,乡街的产生是历史的必然。虽然无法考证乡街出现的年代,但是这种体现昆明老百姓最本真生活的乡街子可以说是昆明历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云南省,各个地方都形成了大大小小的乡街,主要以买卖牛马猪及粮食交易为主。因过去计时以12属相为主,在云南,几乎都有以十二属相命名的乡街,如马街、牛街、鸡街、龙街等。

在全国各省,不知道还有多少热热闹闹的乡街子在延续或繁盛着他们的生命力。在云南,其实各个小县城、乡镇都有固定每周某天赶街的习俗,在长长的乡街子上,出产着来自山里的各种乡土味的吃食、农具、日用品,这一天,是乡里人把自己的辛劳背下山进行展示也是获得微薄收入的日子,对他们而言,心里是充斥了喜悦和哀愁的,但是更多的时候,是喜悦的,因为多半时候,都可以把筐中的东西卖了,赚取一些生活的补用。

而对于来赶乡街子的人来说,孩子可以吃到很多小吃,这此后成为诸如我们这些曾经逛过乡街,在乡街子里过节的成年人最无法割舍的记忆,酸酸甜甜的滋味,令人怀想。就算现在在超市里买上一大袋米花糖,也再也寻不回当年滋味,里面夹杂的有怀乡的愁绪,飘零的无奈。

如今,大城市里尚还存在的乡街,除了人们冠以的小布尔乔亚似的愁绪外,其实这里面仍有实用的。比如家里缺一件在大小超市都无法买到的用具,你一定会在乡街子上买到,如果你想去吃一碗味道正宗价格也不贵的羊汤锅,在那里也能尝到最好的味道,

相似的美味,在流转中相遇。当然,每周赶街,也成为城里人生活中的一个小乐趣,也许什么都不买,但是就像走在乡村的小道上,可以获得许多快乐、休闲和放松。

在昆明,曾经,我们熟悉的马街、龙头街、关街先后都因为城市的发展而被取缔,心里留下的是曾经的繁盛、喧嚣和无法割舍的乡土记忆。

其实,乡街子虽然便民,但也成了城市管理中的一道难题,带来了交通、治安等诸多方面的问题。是保留还是取缔,引发争议颇多。但无论如何,记忆的香甜却永远不会逝去。

小时候我们赶过的乡街,生活过的小镇,等回乡后,发现乡街不复当年,最好吃的小吃没有了,手艺最好的修车师傅不见了,街拐角的那位做得一手好饼子的大娘也不在人世了。以为离开以后,过去所有的风景和人都还在原地等着你,等你回来,一一再度体味,可是,沿着这条漫漫长路走过去,回首看过去,只有悠长的乡愁。

于是,当9月30日第二个自发形成的关街或将取缔时,被人们冠以最后一街。

最后一街,依然有让人馋涎欲滴的牛汤锅;最后一街,香甜的米花糖依旧甜蜜飘香;最后一街,每一个乡街人依旧笑靥如花。其实,换个思路想想,乡街不是一定要存在,毕竟如今是一个物质丰厚的时代,不论你到哪里,买回什么样的特产,其实在本地的大小超市都能觅到踪迹。乡街只是一段回不去的旧时光,一段再不能有的美好情感,一个人或一段往事一个辉煌的过去......

许多时候,一些暗夜时光需要我们去穿越,就像不复存在的乡街,就像凤凰涅槃,更如蚕蛹破茧,在一段必须沉淀的时光里,让自己长大,纵有“乡愁”,却已成长。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高子东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