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女德”教母为何会有市场?
2017-06-30 20:14:05  来源:云南网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程振伟

5月14日,61岁的丁璇在九江学院的讲座引起公众质疑。“女孩最好的嫁妆是贞操”“三精成一毒,专伤不洁女”等“雷人”言论,随即在网上传开。最近一个多月,被称作“女德教母”的丁璇再未公开露面。

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位大学讲坛上的座上宾丁璇老师,最高学历是初中,退休之前是承德市供电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而背后推手——其隶属的河北省文化研究会,有46位像丁璇一样的文化讲师,其中有美容公司老总,也有普通农村妇女。

新京报的评论质疑:一个初中毕业、没有任何学科与学术背景的退休大妈,被大学、企业奉为座上宾,令其登堂入室,居然一讲就是300场。对此,只能用“荒谬”来形容。

“荒谬”是“荒谬”,但“女德”未必非得由大学教授或社会精英讲授不可。事实上,“女德”是农耕社会基于男女生理差异形成的分工秩序,在当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只是到了现代社会需要更新内容,符合现代人的理念。丁璇退休前是普通职工,并不意味就不能讲“女德”,也不存在是否有资格的问题,问题出在她对“现代版女德”的理解有问题。

试想,如果丁璇在九江学院里大谈现代人的“自由”“平等”“女权主义”,大学生们也不会带着新奇眼光收听讲座。其实,大学生们对国学、传统文化之类颇感兴趣,他们能接收的,是用平实语言、生动故事呈现的国学,而艰深晦涩的国学,往往让他们中的大多数望而却步。并未受到多少学术训练的丁璇,能“攻陷”九江学院,或者说接收大学女德教育,其实是暴露出大学国学教育的缝隙地带,你的地盘不耕耘,自然会有人趁虚而入。

来自江湖草根的“伪国学”大师,在传统精英们的秀场撒泼,对受众的荼毒当然有害,其实也是动了后者的奶酪,媒体与舆论场的批判也有精英话语的推波助澜。不管是诸如丁璇这样的“女德教母”,还是河北省文化研究会这样的被商业逐利绑架的“国学卖场”,都要接受监督或退出国学讲堂,或整改活动内容,但国学、传统文化供给的需求还在,谁来填充?大学教授们?学术大师们?他们的话语方式,群众接受吗?

丁璇传播封建糟粕,但她能在没有体制、学术加持光环的情况下,多年来做300场讲座,说明了国学、传统文化在当前国人启蒙教育中有多么弱势,连违背现代理念常识的鸡血都能有市场,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普及可谓任重而道远。背后暴露出的问题是,体制认同的国学研究,走不出书房或课堂,更难以解决现实生活问题,这才被伪国学大师、形形色色国学培训班接管。光对丁璇们口诛笔伐还不够,还要有重建办法,这样的讨论才更有意义。

新京报纠缠河北省文化研究会的赢利性,和诸多国学讲师的“发于畎亩”,想当然认为国学教育需要“根正苗红”“发自体制’,国学哪有那么深奥、高大上? 精英话语高高在上端着,体制内教授不与现实生活结合的同时,丁璇们却在与青少年和群众打成一片,光放逐他们还不够,关键是如何填充国学、传统文化这一大片空地。

前些年被国学权威圈子瞧不上的于丹,大谈论语引发国学热,结果被斥为伪国学和鸡汤。今日,女德教母丁璇更加去中心化,干脆来自民间,她的毒鸡汤让人大倒胃口还有市场。破除伪国学,是为了建立真国学,并让其开枝散叶。谁来做建设性工作?这才是更有价值的问题。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武铭方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