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兰文化说多了有些空
不如先把这盆明代兰花保护好
2017-06-08 16:02:28  来源:云南网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下关风子

大理古城正中央有一个文庙,在一个稀松平常的角落放着一个世界级的宝贝。“待遇”偏低倒是其次,我生怕忧它有个“三长两短”,就会成为大理新的切肤之痛。

“宝贝”是一盆虎头兰,是兰科植物“大路货”,品种早已在一千多年前就被人熟知。但它的过人之处在于年纪大——已经活了五百多年,而且精神内涵独一无二,恐怕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举世无双。

1996年,大理剑川的杨云先生知道这盆虎头兰后,专门约了大理文史界的权威张锡禄先生一同考察。回来后,杨云先生写了《对一盆明代兰花的察访录》。根据他的考证,亲手种下这盆兰花的人叫杨士云,是生活在明朝中期的大理喜洲人。近些年,喜洲镇在菜市场旁的坡头村重修“让解桥”,就是纪念他。以前喜洲还有一座牌坊,叫“杨弘山先生故里”,可见他在当地人心中的良好形象。

他虽然是翰林、京官,但大理人敬他、爱他却与兰花有关——他喜欢兰花,也具有兰花一样“无人亦自芳”的特点。兰文化的源头中,孔子、屈原是两个“吉祥物”一般的存在,他们的显著特点是“有才”“太有才”,“有德”“太有德”。才气纵横的杨士云,到省城赶考时碰到师兄,估计两人都是“解元”的“候选人”,就主动“罢考”。当年,师兄高中解元。几年以后,杨士云卷土重来,把新一届解元收入囊中。这便是上面“让解桥”的来历。

还有一件事更有趣,和“以退为进”的“终南捷径”形成强烈反差。杨士云自从母亲逝世后就隐居在老家,但不断有人推荐他“出山”。起初安排兵科给事中,杨士云没反应;转为级别高一些的户科左给事中,他干脆说病了,不能胜任;改任“提学”,他还是说“老且病,不能为也”;朝廷很有诚意,干脆让他出任高一级的“司业”,没想到又被拒绝,他说“提学且难胜任,况司业乎?”。朝廷有耐心,告诉他病养好了再来上任,但他最后终老于喜洲。

功名可让、官帽可让,“长存洁质除污染,洗尽铅华展素心”不仅是杨士云歌颂兰花的诗词,又何尝不是“自省”的结果。“夏虫不可语冰”“对牛不能弹琴”。在“书中自有黄金屋”为主旋律的社会,如果不从爱兰如兰的角度去审视,就很难体会“其谁知之,逅此美人,于嗟乎兰兮”(杨士云《采兰诗》)的快乐。如若不然,杨士云死后,乡邻吊念“苍山苍苍,洱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他的好朋友,大理的另一位名士李元阳在写给他的悼词中评价他“清气逼人,可敬可畏”就显得牛皮十足。

杨士云的生活年代是1477年—1554年,到21世纪已经有五百多年。五百岁的年纪,并没有使它显得苍老,就像小说《情人》那样让我念念不忘:“现在,我是特意来告诉你,对我来说,现在的你比年轻时候更美......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除了花的主人值得敬佩,让它“价值连城”的重要原因是,这盆虎头兰可以当做大理、乃至中国兰文化鲜活的典籍。而奥妙就在花盆上,这也是我要呼吁快点保护的直接原因。

这个花盆由五块大理石组合起来,上面的四块石头中有三块刻着字,是“明兰”传奇的重要书写者。按照杨云先生的考证,加上我的猜测,杨士云种了一盆虎头兰后,子孙后代一直精心呵护,中途有人在花盆上刻字纪念。一直到民国年间,杨家的新主人更换老旧的花盆,不仅重刻以前的文字,又加了新的内容,成为如今的样子。“入芝兰室不嫌频,素馨兰对素心*。 寄语儿童宜爱惜,莫教些子看红尘。“楼前遗植一丛兰,年年开向雪中看。只今更是风霜冽,曾否经冬复耐寒?”“胡为此楼独无遗,只有芳兰数颖垂”......

如果没有花盆,就摸不清“明兰”的身世浮沉,以及在兰文化中的重要意义。有了这个花盆,哪怕有一天关于“明兰”年纪没有五百年这么大,不是杨士云亲手栽培的结论放在我眼前,我也依然坚持这盆虎头兰是个宝贝。没有这个花盆,增加考证难度只是微不足道的遗憾,让本来就有些“虚无”“漂浮”的兰文化难“落地”,找不到承载之物才是痛心疾首。

可是,这盆内涵丰富的兰花,和普通的花草一样,简单摆放在文庙中,令人遗憾,并且忧心忡忡。看着这盆没有以前茂盛、有些碑文已经难以识别的花,我的心情,就如一首歌唱的那样:“我思念的城市,已是黄昏。为何我总对你一往情深?曾经给我快乐,也给我创伤。曾经给我希望,也给我绝望。”

“言采兰兮,于谷之中,清风发兮。载袭我躬,于嗟乎兰兮。言采兰兮,维国之馨。其谁知之,逅此美人。于嗟乎兰兮。”(杨士云《采兰诗》)对兰花,以及兰文化,身处文庙的这盆虎头兰是活着的文献,希望我们“文献名邦”能善待它。别让孔子歌里“世人暗蔽,不知贤者”,刘备眼前“芳兰生门,不得不锄”,李白眼中“孤兰生幽园,众草共芜没”的忧伤一直循环播放。

大理的朋友们,兰界的朋友们,兰文化说多了可能有些空,不如先把这盆明代兰花保护好吧。它是活着的文献,它是五百年的兰文化交响曲,等待我们继续书写下一个“寸心原不大,容得许多香”的章节。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钱霓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