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圆桌三鸣】端午节的高端是诗意
2017-05-27 17:43:23  来源:云南网

屈原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易晖

今年端午节到来之前,昆明本地媒体的相关新闻及外出旅游信息浮出,但说不上丰富多彩,翻开27号的报纸看来看去,只有两条消息较为引人注目,一是昆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开展了市场项检查,在64批次上市的粽子中,有3批次上了黑名单。二是在端午小长假期间,昆明往返澜沧航线开通。不知这个端午节除了吃粽子和出游,还有木有其他整场?

端午节与春节、清明节、中秋节并称为中国民间的四大传统节日,据专家考证,端午节最初为古代百越地区(长江中下游及华南一带)崇拜龙图腾的部族祭祀龙王的节日,以农历五月初五龙舟竞渡活动为节庆主要形式。后来发生了战国时期楚国(今湖北)大诗人屈原在同日抱石跳汨罗江而死的大事件,端午节也成为纪念屈原的节日,又叫诗人节。其传统保留节目除了划龙舟、食粽、门前悬挂菖蒲和艾草驱恶避疫外,吟诗抒怀是不可少的。比如南宋诗人陆游的《乙卯重五诗》:“重五山村好,榴花忽已繁。粽包分两髻,艾束著危冠。旧俗方储药,羸躯亦点丹。日斜吾事毕,一笑向杯盘。”至今读来,仍觉得就是在描写当下端午节。而唐代诗人杜甫的《端午日赐衣》开头两句为“宫衣亦有名,端午被恩荣。”说得是端午佳节,皇上赐予诗人名贵的宫衣,恩宠有加。由此看来,古时的端午节确实是诗人的节日,不仅诗人勤于挥毫,或怀念死去的诗人或“笑向杯盘”,统治者也趁机以送礼的方式和诗人联络感情,鼓励文化繁荣。

古老的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视诗歌创作和“诗教”的国度。屈原以忧国忧民的《离骚》《天问》《九歌》等作品成为广大诗人的榜样,也使端午节成为独具中华文化特色的诗人节。

那么,如今的端午节是否可以考虑增添更多的诗意,虽不必给诗人们“送宫衣”,但搭个台搞场诗会并不难。

大观楼

昔日云南以诗歌成就输出地方软实力,清朝乾隆年间昆明名士孙髯翁的大观楼长联被誉为“海内第一长联”、“古今第一长联”、“天下第一长联”,使昆明大观楼成为与黄鹤楼、岳阳楼及滕王阁齐名的我国四大名楼之一,显示了诗歌的力量。在如今的“文艺滇军”中,诗人的成绩仍然较为突出。近日,我收到省作协寄来的《边疆》丛书第二卷,收入王单单、祝立根、唐果、影白、尹马等十余位云南青年诗人的作品,并配有相关评论。正如诗人雷平阳所说:“云南青年诗人群体阵容很大,这儿择取的只是局部,以点代面而已。”然而,这些青年诗人的作品就像云南的立体气候带一样,呈现出多元、多彩的云南本土特质,受到中国作协的关注。“我有不合群的幸福/藏匿于那群待宰的白羊中”“偶尔,我们也会在银河的楼道里/撞上,就像烟火一样,互相问候”“河流经过冰凉的时空,而我恰好遇见/那个迫切需要太阳的人”……这些诗句颇有灵气,与一度泛滥成灾的口水诗、傻白甜诗拉开了距离。

不过在我看来,云南许多青年诗人的作品还显得过于温吞,既使在自我标榜“有野气”的昭通诗人笔下,敢于出格撒野并高飞于天的作品也不多见。表面上看来,一些青年诗人各美其美似乎各有个性,但在时代巨变中,几乎统一了思想,共同放弃了对现实黑暗的强烈批判,或者只发泄点小伤感、小不满,却没有大胆气、大悲愤,这不能不说是另一种创作思想的趋同化。

端午节的高端是诗意。抗战时期,诗人闻一多在昆明讲课时说:“痛饮酒,熟读《离骚》,方为真名士。”在端午诗人节到来之际,作为一名仍在写诗而没有大成就的“老诗人”,我首先要向广大青年诗人学习,鞭策自己努力提高诗艺而不落伍。同时,愿和青年诗人们共同向屈原胸怀天下、愤世疾俗的精神致敬,因为这是当今消费时代的稀缺品。同时,希望政府和民间在诗人节期间多营造些诗意氛围,比如组织诗歌朗诵和鉴赏活动,不要把端午节搞成个平庸的食品节。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张京徽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