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你有没有在街头失声痛哭?
2017-05-26 16:22:35  来源:云南网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左丘失明

阳光刺在昆明的街头,道路施工腾起的灰尘在光线里做布尔运动,热闹并且无序。雨水弄湿了昆明的空气,正在施工的道路要么泥泞要么被淹没。

这样的景象或许将直达我生命的终点,我实在没有信心活到昆明停止施工的那一天。不过还算幸运,我拥有健全的四肢,绝佳的视力以及过得去的听力。我甚至可以一边走路一边听音乐一边看手机,还能躲过那些坑那些泥浆那些凸出地面的奇怪物件。

在昆明住久了,我差不多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很多残疾人。我们看不见他们的存在。我从来没有在昆明的道路上看到过坐轮椅的人,我只有一次在街上碰到过盲人。

那是一对夫妻,我没有什么证据但是知道他们就是一对夫妻。两个人在十字路口呆呆地站着。除了在公园里按摩的盲人,除了在按摩店里按摩的盲人,除了放弃了按摩事业的周云蓬,这是我这么多年在街头唯一一次遇到盲人。我注视着他们。那是两张没有表情的脸,他们闭着双眼,并没有墨镜遮挡。还算干净的衣服,中等身高和中等体重。丈夫的右手和妻子的左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在一个十字路口,他们静静地站着。

我走过去问他们要去哪儿,丈夫冲着我的方向咧开嘴小心地笑着,妻子告诉我他们要去的目的地,离这里还有两个路口,但是他们实在没法走了。蓝色的围挡把盲道堵住,红绿灯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样的路口在很多城市很常见,被挖断的路,被遮挡起来的路,被改得乱七八糟的路,逼着汽车去占据自行车道,逼着自行车去占人行道……

我让丈夫伸手搭住我的肩膀,三个人慢慢地走。几百米的路,一会儿就走到了。夫妻俩说了无数声谢谢,我却无言以对。

在满是灰尘的阳光下,我站在一个商店的门口,看着夫妻俩的背影,咧开嘴无声地哭了起来。眼泪流过脸庞流过嘴角最终流进脖子。因为我想起我的一个朋友。

他瘫痪了。从我认识他的那一天起,他就是一个瘫痪的状态。他组建了一个QQ群,那曾经是一个规模相当大的QQ群,有一次聚会甚至要包下一栋别墅。群主在线的时间总是那么长。在群里,他不发火不生气不骂人,跟每个人都和颜悦色好好说话。每次聚会的时候,我们会去他家里,抬上他的轮椅,带他出来吃饭。每次他都是那么高兴。他把我叫做小明明,然后整个群里的人都这么叫我。这是一个暗号,这么叫我的人,代表了一个记忆。

后来群主去世了,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下次聚会我们再见。可惜上帝不可能让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见面,总会有最后一次。只是他还很年轻,或许太早了一点儿。

群主总是在微笑,说话总是轻轻的。然后,也就这样淡淡地离开了我们。在他的葬礼上,我们发誓要把这个QQ群永远地守护下去。但是后来越来越没有人上QQ了,后来连群主的QQ号也被盗了。

我不知道群主哪一年出生,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瘫痪,我不知道他靠什么为生有没有收入。我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哪一种疾病去世的。在他离开之前,我没有想过这些问题。他确实不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

但是在那个下午,刺眼的阳光里,灰尘剧烈运动的下午,我看着盲人夫妻的背影,不可抑制地想起了他。我在街头哭得稀里哗啦,我的鼻涕和眼泪一起弄湿了我的衣领和袖子。人们坐着公交车茫然地路过我,步行着缓缓地路过我,骑着电动车呼啸着路过我。没有人看我一眼,没有人递给我一张纸巾。只有一个人关注着我。在我的幻觉里,群主淡淡地微笑着看着我,叫我小明明。

你有没有过在街头失声痛哭?

我有过。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杨春萍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