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消失的“儿化音”,变淡的地方方言
2017-05-09 16:43:22  来源:云南网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韩浩月

前几天,北京发布了一批“京城新语”,除了“朝阳群众”、“西城大妈”这种很容易被分辨出来的地域词汇之外,多数的“京城新语”都是互联网味道很浓的词了,比如“任性”“神回复”“刷存在感”之类,于是有人说,随着社会变迁,这些年在北京涌现的新词,“儿化音”已很难找到了。

“儿化音”是老北京话的显著标志,俗称“京片子”,“猫儿腻”、“倒儿爷”、“倍儿”、“颠儿了”、“发小儿”、“吃挂落儿”……这都是北京人的日常用语。在互联网普及初期,北京人也自创过流行语,比如“装垫儿台”(中央电视台),但在后来汹涌澎湃的互联网新词创作大拨哄当中,“京片子”失去了在互联网上的话语阵地。不止“京片子”,东北大碴子话、河南中原腔等地方语言,也一样被淹没在互联网新词的潮流当中。

“儿化音”的消失,有网络语言冲击的原因,但归根结底,还得从“社会变迁”的角度看。1980年代,《北京晚报》曾开设一个“外地人谈北京”的栏目,其中有一期就刊发了一封外地读者的来信,称北京公交车售票员报站不讲普通话,听不懂鼻音很重、声音快而低的北京方言,后来北京公交系统就普及了电子报站器——这是一个个例,但很有代表性,推动整个北京话被普通话代替的原因很简单,在这个当时中国唯一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城市,减少语言沟通成本的最好做法就是大家都说普通话,“京片子”反倒因为“地域优势”成为最先被“消灭”的地方口音。

近几年来,北京的发展速度明显加快,如同旋转的陀螺会甩掉身上的尘土草叶一样,一切以城市变化为中心的其他事物,也在发生着不小的变化,比如“动批”等大批小商品城的搬迁,北京副中心建设带动的人口转移,对“开墙打洞”行为的全城治理,最近对三里屯“脏街”的收拾等……“儿化音”的消失只是这股大潮流当中的一桩小事件,在专家们呼吁要保护某种事物的时候,通常这种事物基本已经失去了保护的基础,以“儿化音”为标志的“京片子”,终将消失在一个更加宏伟庞大的“新北京城”当中。

北京是老北京人的故乡,也被无数新北京人视为故乡。不少逃离北京的外地人,过了没多久的时间又逃了回来。北京已经成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共同故乡。但在审视与这座城市的精神连接的时候,人们又不由对“故乡”的含义产生了恍惚的不解与犹疑。北京土著觉得北京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老北京了,言语间有对“家园消失”的惋惜,而无论是在这里生活了一二十年还是初来乍到者,在北京也找不到安身立命的归属感,觉得早晚有一天还是要离开。“北京”由一个清晰的词,变成一个含混的词,她让更多人拥有了故乡和第二故乡,却又让同样多的人多了些属于游子的惆怅。

北京的建设无疑会更加现代化、国际化,她的城市生活也会更加便捷、舒适、美好,但她的“故乡”属性的确也在慢慢淡化。“一下雪,北京就变成了北平”,这句让人动心的话,也会渐渐失去它的感染力。其实昆明也一样,昆明话是一种富于魅力的方言,但这些年来,随着昆明越来越开放,以及互联网的冲击,说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昆明话的魅力也在下降。“此心安处即是吾乡”,愿有更多人还记得自己家乡的方言,如果有一天,家乡回不去了,至少我们还能继续生活在家乡的语境中。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张京徽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