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纪念标致美人儿:中和会
2017-05-05 18:49:15  来源:云南网

火灾过后的中和会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刚毅

听闻一场火灾烧毁了中和会,忽然想起很多往事。

我经常半夜才去中和会,一定是因为有一个已经不太说得清楚话的朋友在那里等我,这个点的驻唱通常都是在唱张国荣的歌,连体力最好的潮人和创业狗,此时眼里都尽显疲惫,思绪在空中飞舞,和我朋友一样不知所云。

我只能和驻唱聊天,问他能不能换两首不那么悲伤的歌。他说中和会是专业的,几点几十分唱什么歌,是乌龟的屁股。果然,他坐下来仅说了两句,四周就开始吵起来,潮人们纷纷恢复体力,上演着商界交际风云,在觥筹交错中被我不道德地偷听无数的故事。

如果有人不小心介绍着我是个文化工作者,总会有一个上个世纪艺术狂想者霸气地说文化就是垃圾,真正的艺术如何如何;可如果有人不小心介绍我是一个流氓,就总会有一个人说着马普大骂外地人如何“老表”。聚来散去,最后留下来的几个依稀感叹,上次声音最大那个某某某最近这么没见到了?答案多是挂了、坐牢了、生意失败了、妻离子散了……一群朋友感叹:多好的一个人啊。我说这中和会得有多藏污纳垢啊?

我大姐坚决反对我的观点,说我不喜欢这个地方,我看到的不过是我想看到的部分,认为这才是昆明这个城市特有的包容。我转过头对一个声音最大的拆二代说,你觉得这个城市包容吗?他打听清楚大姐是本地人之后,说了一句昆明话:关我求事。我转头对大姐说,没有不喜欢这个地方,它挺温暖的。

深夜的翠湖南路,路灯灰暗,拐角处只有ATM的灯可以指路。可服务员推开中和会的门帮你脱下外衣,你看着精致的装修和暧昧的灯光,还有这些个可爱又熟悉的面孔,就像从黑暗一头扎进了光明,想不温暖起来还有点难。熬到凌晨四五点离开的朋友们,多数开不了车,头一秒说了句再联系,转眼又消失在黑暗里,留下一两个清醒的骂着树下的尿臭味,我对他们说真想再进去坐会儿,里面让人着迷一点。

可我理解的温暖是可以在翠湖任何一个点找寻得到的,只不过不同的时空会有不同的恍惚,中和会往左是图书馆,是我大学时代最爱的地方,门口两个卖唱的残疾夫妻我看了他们有十多年, 一直唱得比左小诅咒还左,可我有次看到他们的女儿给他们送饭,我觉得很温暖;往上是陆军讲武堂,我在那里听了无数课讲了一堂课,结识过很多不会消失的朋友,很温暖;往右是通往钻石年代的路,里面的妈咪我也觉得他们很温暖。跑步者、广场舞阿姨、棋牌娱乐者、嗮太阳的小贩、谈恋爱的情侣、看海鸥的游客以及环卫工人交错上演的温暖,被深夜的寂静分割。一门之隔的中和会里,这些个城市的“精英”又上演着另外一种温暖,不知道他们白天争夺什么,晚上在这分享什么,我都觉得温暖。

如果这个城市不仅仅是那种不管闲事的包容,不在酒吧里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两看相不厌,不攀附不误解,不歧视不恐惧,它会更像精神上的包容。中和会在图书馆和夜总会的中间,上揽钻石酒客,下招文林醉汉,把权贵和骗子、网红和幻想家齐聚一堂,留下的美丽故事和伤心,也足以演出另外一种包容。

我想是因为这样中和会才成为了十年来昆明生意最好的酒吧,中和会太过标致,像个五官身材挑不出任何毛病的美人儿。可我心里却觉得,它可以是城市故事大熔炉却难生塞林格般的趣味和半山的八卦,未必可爱。中和会的酒有让我老气横秋的魔力,断然不承认自己是这个城市的幽魂。

所以我就觉得我不是为了什么温暖去的中和会,也不是为了什么包容去的中和会,它仅仅是因为夜店属性。我想起他们问的那位乡镇企业家曾经最近出现在中和会,感叹这几年的变化,他说我想通了,不能再有朝九晚五的生活秩序,晚上不出来,白活一辈子!中和会的意义和价值就在这一点上发扬光大,把我们这些小市民变成了都市消费者和生活享受者。

十年中和会,它教会了老中青三代怎样走进新时代,走向夜生活。没有夜生活的人是对不起夜晚的,月亮反感你,并通知太阳在第二天讨厌你。 十年一路走来令人慨当以慷,忧思难忘,多少女人在此地抛掷了年华,多少男人在此处倾空了钱夹?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张京徽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