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我们或许误读了毛坦厂中学
2017-04-14 17:40:15  来源:云南网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程振伟

中考临近,高考亦在眼前,恰逢此时,包括云南楚雄在内的各地频发校园暴力,连李克强总理都在4月1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校园应该是最阳光、最安全的地方!”而近日中青网对“高考加工厂”毛坦厂中学两名学生的采访,让我们得以重新审视这所加工厂的真相,让我们忽然意识到,从应试教育到校园暴力的难题,其破解之道或许可以在这所学校里找到。

叶馨媛和张文琪都是2014年从毛中毕业的在校大学生,对她们来说,毛坦厂中学不是别人口中的高考加工厂,而是普通孩子圆梦的地方,叶馨媛甚至亲切地称它为“普通孩子的造梦厂”。在“高考加工厂”的定性标签之下,对毛中的探视无非是“细节中深挖细节”,结果是继续加深人们对应试教育的“深恶痛绝”,好像人家的孩子是外星球的存在,一转身,自己家的孩子该补课还得补课,该花重金请学校最好的学科老师辅导,一点也不敢耽误。

长期以来,媒体对毛中的关注流于表面化、碎片化、画面化。严苛纪律、大量做题、陪读经济、迷信备考、万人赴考,但凡再多点细节,随便拍几张图片,都能引得围观者俯视下的“心满意足”——幸好自己的孩子不在此列。

而毛坦厂中学出现的原因是什么?背后有多少家庭的无奈?如果说这是一种畸形、不应该的存在,究竟有何良策解决?媒体殊无兴趣解答。这些年来,每当媒体用观察小白蚁的眼光报道这所贫困地区高中时,笔者都在想,这是主角缺席的审判,为什么不问问那些因这所学校考上本科甚至重点大学的学生?如果说这是高考加工厂,加工后的产品是废品还是工艺精品,为什么不让“产品”自己说话?

中青网微信公号今年把视角转向了毛中毕业生,媒体视角的毛中敞开了另一面。“毛中考上的名校生并不多,只是很拔尖的一小部分人。但是这所学校对很多普通家庭来说意味着希望。”长期以来,一说到超级中学,媒体言必衡水中学、毛坦厂中学。严格来说,把毛中与衡水中学相提并论,对毛中并不公平。衡水中学 “以出品北大清华学生为目标”,除了将应试教育发挥到登峰造极,就是以掠夺优质生源、破坏教育生态的方式引起争议。而毛中地处经济落后的大别山地区,当地教育资源极度匮乏,毛中就是帮助其他高中考不上二本的学生通过复读入读过得去的大学。与衡水中学在有选择之下的大搞应试教育、到处掐尖、扰乱全省范围内的招生秩序,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毛坦厂中学的学子奔赴高考考场

虽然不能以帮助学生圆了二本大学梦而自证毛中应试教育的合理性,但毛中的存在确实是当地经济、教育条件下的“相对平衡结果”。站在叶馨媛和张文琪这些学生的角度,当他们由其他高中毕业,因为学校教学质量问题只能上专科学校,又不能拼爹,更不能留学,暂时舍弃个人自由一咬牙去“炼狱”复读,想着一年涨一百多分上一所二本甚至985高校的愿景,这样的选择不是有其合理性?

毛中素以军事化管理著称,反过来看也不是什么学生都能用军事化管理。最近校园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同学之间一言不合轻则用刀划脸,重则取人性命。毛中能用高压纪律和管理把学生管住,而且能快速出成绩,恐怕也不能仅仅以“简单粗暴的管理”概括其治校之道,背后的管理艺术或许也值得其他学校借鉴。不要以应试教育的帽子拒绝正视这所学校,即便是大城市搞应试教育的学校也不在少数啊。

对贫困落后地区的一所以复读著称的学校比如毛中,不能简单以应试教育的单一视角进行归错解读,多从当地学生角度思考问题,多考虑当地具体教育资源分布,多想想如何为当地孩子找到多元化发展出路,这比妖魔化毛中有意义的多。或许我们是误读了毛中,至少相比衡水中学,毛中的应试教育更多是“没得选择的选择”。

最了解毛中的显然是毛中学生和老师,偏见和傲慢只会加剧偏见和傲慢,章文琪所说的一个小故事就能证明这一点:我们班主任曾有个朋友来毛中做客。到了晚自习的时候,学校一片寂静。这个朋友就说看看你们毛中,死气沉沉。我们班主任说,“你不明白,这安静的教学楼里饱含着的是一颗颗火热的心和天马行空的梦”。当叶馨媛和张文琪读了985高校,毛中就成了他们梦开始的地方,而他们笃定,没有毛中,他们或许还在打工,还谈什么素质教育啊。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张京徽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