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农业民谣的尴尬
2017-03-21 19:16:11  来源:云南网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内陆飞鱼

如果给民谣分类,估计像电影一样,可以分成中国民谣(仅限于中国大陆)和世界民谣,中国民谣可能是一种另类,跟唱世界和平、生之哀愁、民生困苦等题材的其他国家、地区民谣相比,哪怕跟好听的美国乡村民谣之类,都没有太多近似之处。

我们基本上唱小小的风花雪月、乱乱的私生活、冷冷的现代诗为主,偶尔唱点历史和现实,有一点黑色幽默,就能让很多人高潮。无论唱歌的,还是听歌的,整体还处于“农谣”阶段,正在艰难进化中,和农金交相辉映。

很多人写歌词还是没摆脱套路,互相模仿,不红的模仿红的,红的模仿更红的,互相较劲,简直就是一首首穷游青年写的歌,风花雪夜,故乡和远方,性冷淡,性不满足,自恋中自怨自艾,穿着格子衬衫,抱着吉他摆出一种范儿而已。至于曲子,好听的曲子,基本不多,至于唱功不说了。

究其原因,很多国产民谣歌手,早早背井离乡,混迹江湖,多数人阅读面窄,想象力有限,歌词贫乏、跟风,无汉语美感,南方、北方、姑娘,某某城市名、地名,谁的歌红,就学谁,这种词泛滥成一种俗;好比许巍、汪峰重复“茫然、孤独、绝望、忧伤、梦想、绽放、青春……”还行,第二人再学类似句式,就腻歪了。汉语这么丰富,写不出来,能不能翻辞典找韵脚。

歌迷对“民谣”这个词的理解也许是狭义的,就是理解为吉他弹唱,不管词曲多烂,都说是民谣。这个词走红,是从这几年走红的宋冬野、马頔、陈粒、赵雷这些人开始,更往上一点,还有周云蓬、万晓利、野孩子、李志、马条等这批人,不过那时民谣还是做工粗糙徒有诚意的“小众音乐”,属于地下的一部分,有兴趣可以搜一下2010年以来,他们参加音乐节、商演的报价是怎么攀升上去的。

看到演出报价表,民谣歌手都分等级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线……个人知名度、歌曲流传度变现成人民币,有人已经唱到“两会”了,估计离在人民大会堂开音乐会不远了。才华是衡量一个民谣歌手厉不厉害的唯一标准,人民币是衡量民谣歌手红不红唯一标准,多数时候两者是分裂的,不太可兼得。像宋冬野这种,富且糜烂,都成了朝阳群群众盯梢的对象。

如果以周云蓬这一批为界,“民谣”的出现是从传统唱片公司式微,互联网普及开始,1999年左右,他们履历都上,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作词、作曲,但都还是“北漂”不成功的大龄青年,经常忍饥挨饿,过着丧家犬一样的生活,即,“唱民谣的人看起来很穷”这句揶揄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不穷,谁玩木吉他弹唱,买电吉他、贝斯、键盘、效果器,组团搞摇滚去了,民谣啊,因为这成本低,技术指标不求高,人人都能上。

互联网普及,一定程度上击垮了传统唱片产业,却成就了这些从祖国各地来到北京,怀才不遇的文艺青年,他们不用再签唱片公司,自己录一些DEMO就可以发给任何角落的人听,他们即使五音不全,也可以自信的唱,只要有一些诚意,歌曲有些记忆点,很容易找到追求逼格的知己,慢慢的,从独立音乐杂志,从豆瓣,从虾米,他们走红了,去全国各地酒吧演出,人潮人海中,有了固定粉丝。

这还不是全部,当穷游、去拉萨、去各种约、各地约、去青年旅社成为风潮,听不一样歌曲的半吊子文艺青年,自然听着民谣上路,苦哈哈地在各处景点渲染到此一游、玩自拍时的文艺情绪。七八年前,谁要说喜欢民谣,偶尔会冠上“装逼”的头衔,后来民谣的听众越来越多了,还记得2008年第一次听李志时,门可罗雀的酒吧,到2013年左右,一票难求,各类时尚小青年快挤爆了。

这一年,左立在芒果台的“快乐男声”上带火了宋冬野,没几年,李健等人上了“我是歌手”,民谣越来越大众。就在电视节目向民谣伸出橄榄枝的同时,借助着全国星罗棋布、数也数不完的各类音乐节,周云蓬这批民谣歌者,也过上了安定富足的生活,年青一代的宋冬野、赵雷这批人,后来居上,成名要趁早,不用像70后这批人一样过苦逼的生活,直接一夜之间就可以爆款,收割迷妹无数。

人红是非多,人有钱了,日子好过了,歌越来越难听是一个常态,包括著名的李志。风花雪月写得多,现实问题写得不多,有写的,手法也不好,曾经以为李志会越写越牛叉,判断错误,现在基本上也是泄了。

什么是真正的民谣?好像没有这种说法,只要是简单弹唱,唱自己的歌,唱自己心,基本上都可以算民谣,质量才是衡量创作水平的唯一标准。实际上,民谣也不仅仅是弹唱,城市民谣、根源民谣、民谣摇滚、方言民谣……如此丰富,有些人有钱之后,只是不再满足比较low的玩法,要加电音,要采样,要摇滚曲,要实验,复杂的编配背后,民谣气息越来越微弱。

如果说70后一代民谣歌手,还有歌以载道的想法,有心气,有生活经历,追求某种意义,80后赵雷这批人基本放弃了,风花雪月,爱你爱我,不读书,不看报,歌词像学生作文,写法矫情,情情爱爱得比较含蓄而已,本质也跟流行歌曲没啥两样。大众还是爱热闹的,有趣的,比如一个好妹妹,就可以把无数人唱哭、唱笑,一边旁观的70后前辈,抱着手,抽着烟,冷冷地表示不理解。

看见豆瓣上有人偷偷广播说,听民谣的人都是性冷淡,因为,不仅唱民谣的人看上去很穷,唱得比较安静,活得比较没有表现欲,轻歌细语中年心态,真要推倒,也许也很无趣,而且听民谣的同性、异性,也没有听摇滚的那么荷尔蒙高涨,躁不起来,偶尔摇头晃脑POGO一下,也是尴里个尬,就像一个重度羊癫疯患者闯进了瓷器店,真要推倒,也许也很无趣。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张京徽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