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这部BBC纪录片拍下了1990年代最美的丽江
2017-03-17 16:42:32  来源:云南网

《云之南》海报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内陆飞鱼

丽江,这个地方正在成为众矢之的,仿佛从一个美丽的良家妇女,一夜之间被万人蹂躏,变成了千夫所指的坏女人,身为云南人真是痛心疾首。丽江,从来就是这样的吗?显然不是,有一部英国纪录片,拍下了90年代初的丽江,拿了很多大奖,这是很多欧洲人第一次认识云南,那个时候,待在闺中人未识的丽江,像一个清秀的乡下少女,朴素清新,真是美极了。

这部1990年到1992年左右,由英国著名纪录片导演菲尔·阿格兰德拍摄的纪录片《云之南》,不仅仅是在拍丽江,而是拍中国的一个缩影,让人想起淳朴的90年代小镇生活,时光倒流了十多年回到很多人的童年、少年时光。观影过程被莫名其妙的情绪牵引,像一朵飘忽的云,不走,让你想家,想起逝去的亲人和远去的故乡。

所有的记忆都会骗人,会为每个爱怀旧的人圆谎,然而摄影机却从不撒谎。二十多年前的丽江,和中国很多内陆小镇一样,在大规模的市场经济抵达的前夜,步调缓慢不徐不疾,有些人还活在过去,就连山区小学生跟着父亲来到丽江城里,看见巍峨的毛泽东塑像,还要问父亲毛主席还活着吗?有单位的人,在学校、电视台、居委会、公安局等国家单位里安分守己地上班工作,没单位的农民在乡下,早起晚归地劳作。唯有一些头脑灵活的屠户、木匠、商贩等到处游荡,寻找致富的门路。

影片剧照

二十多年前,年轻英俊的电视青年菲尔·阿格兰德在拍摄《云之南》的时候,估计做梦也没想到,这个横亘在云南西部群山之间,交通闭塞民风淳朴,经济发展缓慢,人们自给自足自得其乐,城里流水依依、石板路坎坷不平,老人们一群群地出没在巷子里,谈论家长里短,一片片相接相连的木制结构的老房子,像鱼鳞一样起伏在雪山脚下的偏远小镇,会陡然变成中国的热门旅游所在,接踵摩肩的游客,不怀好意的小商小贩,寻找艳遇的城市青年,得意洋洋的官员把当地居民挤出了城外。

那时,大部分的人,都以传统家庭为单位,饮食起居婚丧嫁娶,过着和祖辈、父辈别无二致的生活,大家想的不远,脑子不杂,幸福指数挺高。满街的米线、面条、豆腐、白酒,都是原始的手工作坊出品,口感鲜爽,原味自然。平日里,大家抬头不见低头,城里面发生一件凶杀案,就可以让他们吃惊很长一段时间。子女、教育、婚姻、健康、邻里八卦这些东西,是日常话题的核心。有电视的家庭,大家准时收看当地电视台的节目,一知半解地了解国事大纲、家国伟业,以及新近身边发生的好事、坏事。周末,就爬山、打猎、走亲戚、逛公园。

生于1949年的屠户老木,幽默开朗,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作为先富起来的人,他常常会戴墨镜,穿西装,有着一般人少有的油肚,胆量,见地,家有一个1980生,活泼乖巧的女儿;小诊所医生老唐,老成持重,深得当地百姓的爱戴,对一些慕名前来看病的穷人,几乎分文不收,他年事已去,一旦病倒,周围的人就非常紧张,怕少了一个好人,她的女儿想要接他的班,却还没有考到资格证;美丽的中学政治老师,她和老公是在昆明上大学时认识,他们才生下来的女儿患了脑瘫,得闲她就抱着孩子到处求医,针灸、气功都是过来,还是不见好转,终于她又还上了第二胎。

1990年的黑龙潭

山村彝族教师老卢,住在玉龙山雪山的半山腰,每天在简陋的课堂里跟破衣烂衫的孩子们讲述人生道理,讲述外面世界,教会他们汉字,和蹩脚的普通话。他膝下四个子女,偶尔会缺吃少穿,却一个比一个能聪明懂事,同样身为彝族的老婆,戴着彝族妇女的黑色宽檐帽,在雪山下做腌菜,收割麦子,砍柴、放牧,和孩子们一起吃老公挖来的蜂蜜,就一脸幸福。一有时间,她总是喜欢咧着大嘴,露出牙齿,嘎嘎嘎地笑个不停,家里家外每天都是笑声不断;从他们家到丽江城里,需要步行一天。在山下丽江城里,几个老人闲来就到处串门子,打桥牌,买菜,煮饭,晒太阳,跟居委会干部学习党中央的新政策。

鹤庆来的木匠,游荡在大理、丽江、中甸一带,凭着手艺先富起来了,家族里却发生一些事情;城里小混混头目和龙,21岁,在台球室、录像厅、歌舞厅、小酒馆周边流连,有一些小弟,眼见严打收编了一些人,他还是自由自在地乱窜,仿佛丽江城里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情。此时,来自金三角的毒品,小规模地窜到了这里,他几乎是带头吸上了,被一帮朋友责备关心,还是不以为然。名叫阿三的调皮儿子被同学杀死后,父母一直在抑郁中,不能正常劳动,觉得非常冤屈;而城里每天广播响亮,都是宣传国策、警示犯罪的新闻,公安局不紧不慢地审理案子,缉毒,枪毙毒贩。

时髦事物就是发廊里贴着的梦露的照片,是年轻人家里贴着的小虎队的海报,还有就是去电影院、录像厅看武打片,去舞厅里跳跳迪斯科或者“快三慢四”,很多男人女人没有舞伴,也不好意思邀约异性,就男人搂着男人跳,女人搂着女人跳,有些滑稽的舞步却充满自信;舞池外,是醉眼迷蒙的彪悍青年们。一个个百无聊赖的学生、小流氓,青春期的荷尔蒙正当旺盛,拉帮结伙,不过,敢在歌舞厅里滋事,打架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没有外来事物侵扰的日子,客运站发往昆明的长途班车,班次稀少,一到夜晚车站一片死寂,坑洼不平的小城市,连路灯都难得一见。小诊所、米线店、茶室、商店、电影院,包括水晶彩球旋转、五音不全的女歌手一遍遍唱着《我曾用心爱着你》的简陋歌舞厅,都几乎只为本地人服务。至于那些小桥、流水、柳树、公园、雪山,城外面的青山、田野、河流,大家看惯了,它们就兀自存在,绿了红了白了,再绿再红再白,和当地人们一起四季轮回。这些场景,像极了贾樟柯电影里的片段。

《云之南》自从90年代初在英国的电视台播放以来,就赢得了很多观众,节目风传于欧洲,得了很多奖。光是在英国,导演就收到了一千多封信(据导演说),说他完成一个伟大的工程。作为纪录片,本片的技术娴熟练达,视角、剪辑、收音、镜位、场景、人物,都堪称教材,很多地方镜头流转堪称神奇。

这是一个像剧情片的纪录片,自然流畅,紧凑圆融,为了让被拍摄者无视摄影机的存在,八个人组成的团队,先和当地居民同吃同住了九个月,之后才开拍,五年的辛苦程度(三年拍摄,两年剪辑),相当于花掉了导演三十年的气力(导演语)。拍摄获得了中国有关部门的支持,却不属于风景片,或单纯的主旋律。它只是一个中国美丽小镇,一群人的生活状态。

《云之南》导演

第一次看这个片子,是在昆明的电影院,有幸的是,导演先生坐了48小时的飞机,降临昆明和我们挤在一起,花了将近10个小时,一个下午,一个晚上,回顾了1990年代初的丽江面貌。后来看到网上的DVD版本,再看,还是感动。只是这样的丽江,就像童年一样渐行渐远,渐无声了,人潮汹涌的丽江在浮躁的拆拆拆建建建的时代,成为经济增长点下的牺牲品。

时至今日,片子里的唐医生已经去世,本该才60岁的老木也去世了,丽江在变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去过的人都有发言权。有媒体报道说,很多人家租出去房子之后,有了钱,却不知道怎么花,孩子们变了,不愿学习,浮躁好斗,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如果这些拍下来,是不是还能在下一个二十年后,感动一批人呢?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张京徽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