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疫苗是孩子的盔甲
2017-03-13 18:57:20  来源:云南网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朱宏

疫苗是用来预防特定疾病的一种生物制剂,它本身不会引起人体生病,却能够让人体内的免疫细胞提前做好对付特定细菌或者病毒的准备,当人体遇到这些病原体的时候迅速反应将其消灭,从而大大降低患病率。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疫苗是1796年英国医生琴纳发明的牛痘疫苗,这个疫苗可以预防天花病毒。天花是一种烈性传染病,感染后如果病毒攻击重要脏器,病人会在一个月以内死亡,死亡率达到三分之一。感染者即使存活下来,有六分之一的人会单目或者双目失明,每个人都会在身上留下永久的斑点,也就是麻子,算是被毁容了。天花每隔10年、20年就会爆发一次,儿童是最主要的被感染群体,死亡与残疾的比例非常之高。也是因为这种传染病影响太大,历史上著名的麻子不少,朱元璋、康熙、华盛顿都是天花感染后的幸存者。据学者们估算,天花在公元前1万年就与人类相伴了,在非洲、欧洲、亚洲让不计其数的人们死亡或者残疾,被视为人类最严重的灾祸之一。而在1796年牛痘疫苗出现后仅一百年,1895年瑞典成为第一个无天花国家,1979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绝迹。天花成为人类历史上通过接种疫苗而消灭的第一个传染病,这同时也意味着1979年以后出生的人们无论他出生在哪里,都不再需要接种天花疫苗了。这当然是人类与疾病作战的历程碑,而随着更多现代疫苗的出现,我们已经可以预防那些曾另我们的祖辈、父辈们备受折磨的严重传染病。

作为一个现代国家,从国民整体健康水平以及儿童福利出发,疫苗生产和分发必然是政府卫生工作的一大重点。许多国家将最必要的疫苗通过政府采购的方式,免费给适龄儿童接种,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一类疫苗。目前我国供适龄儿童接种的一类疫苗有乙肝疫苗、卡介苗、脊灰疫苗、无细胞百白破疫苗、麻疹疫苗、甲肝疫苗、流脑疫苗、乙脑疫苗、麻腮风疫苗9种,对应防御的疾病包括乙型肝炎、结核病、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百日咳、白喉、破伤风、麻疹、甲型肝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流行性乙型脑炎、风疹、流行性腮腺炎。这些疾病要么致死率致残率很高,要么传染性极强,要么就是我国感染人群较多,必须从新生儿开始进行防护。

患有小儿麻痹的歌手郑智化

先从脊髓灰质炎说起。这个病大家不会太陌生,难免见过那么一两个因为脊髓灰质炎导致残疾的人。脊灰是一种病毒引起的传染性很强的疾病,它侵袭神经系统,可在数小时内造成全面性瘫痪。脊灰(脊髓灰质炎)主要影响五岁以下儿童。每200例感染病例中会有一例出现不可逆转的瘫痪。在瘫痪病例中,5%至10%的患者因呼吸肌麻痹而死亡。该病不仅感染儿童,成年人也会感染发病落下残疾,著名的病例有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目前脊灰没有特效药,只能采取预防措施。多次接种脊灰疫苗,可使儿童获得终身保护。脊灰疫苗1950年发明,自1988年启动全球消灭脊灰行动以来,全球病例数量减少了99%以上。

接下来说麻疹,此病在幼儿高发,病情相对轻微,以发热、出疹为主,一般不留后遗症,病死率不超过1%。但麻疹病毒传染性极强,咳嗽、喷嚏、鼻涕都能传播病毒,几乎每个人都会患上麻疹,发病率等于甚至会超过出生率。由于发病率过高,即使低于1%的病死率也足以让人胆战心惊。自麻疹疫苗发明以来,麻疹发病率急剧下降。据世界卫生组织,2000年至2014年期间,麻疹疫苗接种工作致使全球麻疹死亡率下降了79%。

最后是乙肝。我国是乙型肝炎患者大国,2006年开展的人群乙肝血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我国乙肝感染流行率为34.28%,1~59岁人群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率为7.18%,推算我国目前感染过乙肝病毒的有近5亿人, 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者约为9300万人。由于乙型肝炎是导致原发性肝癌的最主要因素,我国每年约有35万人死于病毒性肝炎及其相关疾病,大量的患者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大量的家庭遭受到失去亲人与经济上的双重打击。从1992年开始,乙肝疫苗作为儿童二类疫苗,可付费接种; 2005年升级为一类疫苗,全国新生儿免费接种乙肝疫苗。到2012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确认,我国已经实现了将5岁以下儿童慢性HBV感染率降至1%以下的目标,大量儿童因此免受乙肝病毒的侵害,这是我国公共卫生领域取得的伟大成就。

以上说了那么多,其实是要通过这些事例表明,作为一种真正做到防患于未然的医疗手段,疫苗拯救了数以亿计的人类,是现代人类的健康文明存续和发展非常重要的助益,所以,反疫苗当然就是在反人类。

微博截图

最近微博上爆出一个小群体宣传不要让孩子打疫苗,大胆推测他们的动机无非有二,要么是为了诱导大家购买他们制造的号称能替代疫苗的产品,要么就是天性仇恨社会仇恨儿童的反社会人格。

让我比较震惊的倒是许多年轻的父母居然相信了这一套毫无依据的说法。作为我国实行计划免疫受益的第一代人,他们以及周边的同龄人免疫了这些疾病,大概给他们一种错觉,这些疾病不存在,或者根本没有那么危险。说起来,这拨年轻人对疫苗的理解甚至不如我们的父母辈,毕竟老辈们亲身经历过在缺乏疫苗的年代,许多亲人与同龄人因为这些疾病死亡或者残疾。

这些人如果坚持不给他们的小孩接种疫苗,孩子当然是最直接的受害者。试想以我国高约十分之一的乙肝病毒携带率,一个毫无抵抗能力的幼儿将面临多么可怕的风险,而一旦他不幸被感染上乙肝病毒,他的人生势必将面临比打几针疫苗更大的艰难。此外,我国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及其实施办法中明确规定,国家对儿童实行预防接种证制度, 托幼机构、学校在办理入托、入学手续时,应当查验预防接种证,未按规定接种的儿童应当及时补种。这些不打算让孩子接受计划免疫的家长是同时不打算让孩子上学了?

同时,没有接种疫苗的儿童,还会对与他们接触的其他儿童造成危害。接种疫苗的有效性一方面在于个体产生足够多的抗体,另一方面群体免疫也有加成效应。就是说如果一个区域的人群都接种了某种疫苗,那么即使个别人没有产生足够的免疫力,也能够因为周围没有传染源而不会患病。而没有接种疫苗的个体当然就是一个群体中最可能的病原体传播者,无论是自己发病还只是携带,都会让他接触到的人患病风险大大增高。

对于免疫力还未发育完全的孩子们,疫苗就如同是他们的盔甲,帮助他们抵御许多恶性疾病,极大提升他们的生存概率和生存质量。不打疫苗就如同三国演义里许褚脱掉盔甲赤膊上阵,中了箭还要被骂活该。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张京徽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