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古滇贮贝器
2017-02-20 15:58:30  来源:云南网

古滇贮贝器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 段爱松

晋宁撤县并区,意味着历史悠久的晋宁将迎来更大的发展。在此我想为大家介绍一下古滇青铜文明的象征:贮贝器,并复原其所描述的远古时代的场景。在晋宁史前时期,贮贝器成为古滇青铜文明的象征,并辅以巫祷词和太阳纹等,既作为一种特殊的远古造型文书,又保存着古滇部族首领密不外传的力量之源。

“二狼噬鹿铜案”和“二豹噬猪铜扣案”

少年大王子“明”和小王子“巫”记得,“冉”王带着他俩在族人的护卫下,第一次骑着大象闯入“玉案”森林捕猎(今盘龙山后)。远处传来“唰唰唰唰”响动,“冉”王沉稳地下令族群停止前进。他带领两个王子谨慎地猫腰步行数步,然后选择一隐蔽处蹲下,屏息扒开乱草。

只见不远处一开阔地带,一狼高高跃起,抓爬在一只七色梅花鹿背上,左前爪猛地按住鹿头,右前爪死死抓紧鹿的肩部,尾巴高翘成扁O型反贴在自身后,一口咬住鹿耳。

另一只狼,趁七彩鹿跳跃奔逃的瞬间,反身蹿到鹿腹部下的空档,以后爪作为支撑,前爪迅速抓住鹿后腿以及腰部,一口噬向鹿的后腿。

七色彩鹿慌乱中被凌空猎食,前足胡乱蹬拨,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哀嚎。

更让人意外的是,不知何时,地下飞蹿出一条蛇,在同样的这一瞬间发力,口噬鹿尾,尾巴死死缠住狼支撑在地面的双腿。

“冉”王本已举起弓箭,发现蛇之后,不由得大惊失色,赶紧后退几步,放下弓箭,并下令部族人群迅速返程。

即将走出“玉案”森林时,大王子“明”不经意回了下头,正看见大蛇“青葱”缠绕在一棵参天大树枝桠上,瞪着灯笼似的黄金大眼,抻出血红的信子,半个身子悬浮在空中。

回去之后,“明”禀报了“冉”王。他知道又将开始一场盛大祭祀,并浇筑过的“二狼噬鹿铜案”(缩铸成“二狼噬鹿铜扣饰”),定格供奉着那一个变异的奇妙瞬间。

类似的情形还有过多次。令已成年的大王子“明”记忆犹新的是,最后一次跟随“冉”王外出捕猎。当然,那次也是“冉”王意外染疾不治的开端。

“玉案”森林对面,是更为广阔的“连汪”森林(今“石将军”方向)。“冉”王刚刚带众捕获三头野猪,两只羊和一头鹿。族群兴高采烈正准备回程时,原本晴朗的天空,被一阵怪风刮过后便风雨大作。族群只得先找到一颗大树避雨。

刚刚落脚,丛林中呼哧一声,蹿出一头巨大的野猪,个头似有捕获野猪的三、四倍大。紧接着,两头大豹以更快的速度追上野猪。一头飞身趴在野猪后背,右前爪按住野猪前胛骨,利齿死死咬住野猪因跳跃高高隆起的脊背正中,尾巴高翘成扁S型,反贴在自已身后,后爪顺势压住野猪反抗的后踢,野猪疼得扭头怪嚎。

此时,另一头豹反身蹿到野猪腾空后露出的下腹部。由于用力过快、过猛,跳过了位置,这头豹只能及时折头,用右前爪抓拔着猪的耳后,左前抓和嘴巴尚未来得及接近噬咬位置时,却被猪前蹄惯性作用力,蹬到了豹子的左腹位置。

就在此时,一条蛇呼哧一下,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附身缠豹、张口噬猪。一个快如闪电般大蛇信子闪耀出罕见的红亮色,刺得族人睁不开眼。一个炸雷穿梭在一声巨响后,眼前什么都不见了。“冉”王脸色开始发青,不顾大雨滂沱,令族人迅速赶回,即刻准备大礼祭祀,并熔铸了“二豹噬猪铜扣案”(缩铸成“二豹噬猪铜扣饰”)。

“三水鸟铜扣案”

古滇“冉”王时期,大王子“明”,常率领族人,在“滇海”中捕鱼。有时兴致所然,驭船几十里,到达与之相连的“仙湖”水域继续捕捉。

大王子“明”成群捕鱼鸟中的一只“玉龛鸟”,刚刚捕捉到一尾古滇青线鱼。“玉龛鸟”有着珍珠般闪亮的大眼珠,视力极佳,能够透视到视古滇任何水域的水底。利爪和长喙,更像离弦之箭般迅猛。青线鱼有着无比光滑的鱼鳞和超强的弹射、闪躲能力,并且异常狡猾,成群游弋在深水处。单靠族人的双手,根本无法捕捉到。

“玉龛鸟”远远瞄准深水处一团晃动的影子,高高飞起,到达目的地上空,双翅遽然收拢,身体呈一陀螺状,高速旋转着,像一颗子,弹猛然射进水里。长长的喙,首先稳稳夹住青线鱼鳃下柔弱部位。紧接着,抻出针一般锋利的爪子,接过喙里传递过来的鱼身,双翅奋力一拨,弹出水面,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俯冲到船头,迅速把这尾青线鱼准确地抛甩到鱼舱里。

族人们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有那声高亢辽远的鸣叫,还在耳朵里回旋。

大王子看着满仓鱼儿活蹦乱跳,心中甚喜。正要吩咐族人返回时,“玉龛鸟”发出了杂乱的垂死般哀鸣声,同时伴随着族人惊呼。

大王子抬头,隐约看到古滇空中神兽“青振翼”的一只巨大爪影闪现。不远处,胜利凯旋的一大群“玉龛鸟”零碎的羽毛随之纷纷飘散。在阳光下,闪耀出无数青黑刺眼的闪亮粼光,飘坠至水面,幻化成一只只蝌蚪状的青黑点,迅速窜入水中,成群消失不见了。

大王子“明”,立刻朝着灵光闪现处跪下,众族人也跟着九叩三十六拜。

船头浮现三只巨大形状的怪异水鸟影像,一头正面展翅仰望祭拜苍穹,另两头分布左右,侧身以身体支撑架起中间这头,鸟头微转,共同朝觐同一苍穹方位。

三水鸟翅膀相依,其爪子随着升腾,逐渐幻化成盘绕扭动的蛇体,贯穿三个身体,似将合三为一。一起冉冉升空,直至消亡后,定型在“三水鸟铜扣案”(缩铸成“三水鸟铜扣饰”)的铸造史上。

“二人缚牛鎏金铜扣案”与“四人缚牛铜扣案”

“明”王继位后,常召集族人上山,大肆狩猎。

“滴”先锋首先在开路时发现,映山湖边上一头野公牛在饮水。“飞”将军随即赶了过去。二人等待“明”王指令一发,箭步徒手直奔蛮牛而去。这时,公牛有所察觉,未等二人赶到,撒腿欲奔,却只能在原地打转折腾,似乎被什么缚住四蹄。

“飞”将军奔到跟前才看清,原来一条绿蟒正缠绕着公牛四蹄。绿蟒感觉到有人靠近,“唰”地一声,松开了身子,并一口死死咬住牛的左耳。“飞”将军不待公牛撒开前蹄,右手飞速扳住右边牛角,左手轻轻搭向绿蛇。

“明”王不动声色,眼光如炬。他明白,这是“明”王靠眼力便能呼唤驱使的灵蛇,是“明”王打猎好使用的、屡试不爽的特异武器之一。

公牛受困发横,前部分身子动荡不得时,试图靠后退猛蹬发力摆脱困境。无奈“滴”先锋左右手前后抵稳牛臀,左脚膝盖揆住牛后蹄跟。公牛从被压迫得不能动弹的身体里,沉闷地吼出一声长长的“哞……”。

映山湖南面的沙石林中,忽然传来急速的“嗖嗖嗖嗖”声。一条体型硕大的青色野母牛(大约是野公牛的两三倍),两眼像喷着红色火焰,没命地朝着野公牛位置冲下来。

族群士兵中,想起一阵喧哗的惊恐声。“明”王依然不动声色,狠狠瞪了两眼怒气冲冲的野母牛。霎那间,一条金色的光亮,自天空急速蜿蜒飞将下来,在幽蓝天空衬托下,迸发出太阳纹漂亮的光芒,星星点点闪烁在空气中。野母牛一个趔趄,被这股从天而降的强大力量缠紧、掀翻在映山湖边。

“包”统帅、“把”军师、“酪”主帅、“狄”武士先后冲到跟前,却见金色大蟒,死死缠住了这头巨牛;对着牛头,吐出金色的信子;信子喷洒出金粉,蛮牛顿时气力全消,眼神温顺而痴呆。

待四人将牛翻正起身后,大蟒却已变为一根粗壮的亮金色柔韧绳索。“狄”武士双手扒住母牛前胛骨部位,“包”统帅和“酪”主帅顺序按住牛身。由于金色大绳太长,“把”军师只得在牛身后双手卷圈,挽起绳索跟着行走。

“二人缚牛鎏金铜扣案”和“四人缚牛铜扣案”记载了晋宁远古时期狩猎的两个瞬间。许多年后,晋宁石寨山出土其后缩铸的“二人缚牛鎏金铜扣饰”和“四人缚牛铜扣饰”时,人们喜悦地谈论着古滇部族彪悍的徒手之能。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张京徽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