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留守一代是社会之殇
2017-02-03 14:05:14  来源:云南网

 
留守儿童 图片与内容无关

彩云网评评论员 邓建华

就在万家灯火团圆之夜,一个悲伤的故事在云南镇雄县的一个小村里上演。一个15岁的少年,在除夕前一天留下一份亲笔遗书后服农药自杀了。正值青春年少,是什么让他毫无留恋就这样无牵无挂的离去了?

在这份媒体公布的遗书上,我看到多达十一个字的“死”,而少年自杀的原因是因为父亲的打骂与不理解,在这一个个“死”里,竟然让人看到了一个少年对父亲的恨意,这种恨意就算遗书的最后也没能消除。而最让人难受的是,少年在遗书中写“人终究会死,早死晚死都一样”。

悲凉、伤心、冷漠、仇恨、死亡……每一个字都浸透了本是一个花季少年完全不可能有的对生命的无望。 而这个少年从小到大就是一个留守少年,他常年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与父母几乎没有沟通,等见到父母了,他得到的是父亲的打骂。

不由让人想起了也是那样一个寒夜,2012年,贵州毕节曾发生过5名流浪儿童在垃圾箱内冻死。同样是毕节,2015年6月9日,田坎乡4名留守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四名儿童是四兄妹,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四个孩子生前穷的只吃玉米面。而他们都是留守儿童。

每次发生留守儿童死亡事件,都会引发社会的关注。但是每年在全国各地仍会发生此类事件。这些孩子们原本可以在阳光下与同龄人一起欢笑,但是却过早地离开了人世。在他们离世前,他们的心是多么需要温暖,可是,没有阳光也没有抚慰,他们死于寒冷死于孤独死于冷漠。

农民进城产生留守儿童,全世界如此。但是,中国特殊的城乡二元结构,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加深刻复杂。农民工融入之难,造就其家庭分割之剧,这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

 
少年遗书

据媒体统计,3年前父母一方或同时外出打工的儿童共有6100万人,而民政部等部门最近公布的父母皆外出的902万人,不管是怎样的数据,都是一个巨大的令人震惊的数字。

有多少父母离家外出,就有多少孤独悲凄的孩子在乡村留守。而留守所带来的不仅仅是个人感情上无法获得温暖,他们还无时无刻不在与孤寂的现实和心灵作斗争,而且这也成为一个社会问题。留守儿童和少年,有的因无人管教而成为社会之瘤,因为孤独而性格自闭,最为心痛的,他们最终选择了死亡。

曾经多年以前,我在云南镇雄这个被称为云南最大的外出务工之县做过为期半月的外出务工人员的调查走访。据当时镇雄人力资源办公室的数据显示,在镇雄,2008年就有26.06万人出外打工,因为地少人多,在这个130万的小县城,26万人成了该镇过着候鸟一样日子的“边缘人”。而8年过去,这座外出务工人员之城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是仍然是一个打工大县,曾经是夫妻一人出去打工,如今夫妻双双离家打工的越来越多,他们的子女,也在长大了也和父母一样候鸟一样飞离了故乡出外务工。

如此众多的留守儿童,在家庭关爱缺失中成长,难道是宿命吗?不,这是社会之痛。

如果说当年农村父母与孩子分离,是生计所迫,社会和个人都有其正当性,那么在我们成为“中等收入国家”以后,政府财政和家庭财产都已迈过拐点,这个正当性正在削弱。儿童保护权已应超越经济发展权。

去年2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首次提出要“从源头上逐步减少儿童留守现象”,“到2020年,儿童留守现象明显减少”。这份高规格的文件,还明确规定了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部门职责:由民政部牵头建立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可以预见的是,留守儿童问题正迎来拐点。此时,路径渐显,可以回望;另一方面却面临攻坚,急需推力。

那15岁的少年,以决绝的方式逃离人间。而他的身边的亲人却无从知晓他的痛苦。我们真的不希望再看到这样令人神伤的故事。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黄翘楚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