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网评
首页新招式风向标款款闲东风借花生说彩云智库流量红榜圆桌三鸣瞭望角东盟南亚
【彩云网评】城市的漂泊者
2017-01-23 16:15:46  来源:云南网

 
谢天笑演出

彩云网评评论员 张京徽

继驼峰客栈之后,骆驼西餐厅的酒吧也关门大吉了。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两个地方都不算正规的酒吧,但我却在它们那里喝了最多的酒,交过最铁的朋友。

骆驼西餐厅,是我到昆明后第一个喝酒的地方,当时它在绿洲大酒店一楼。在那里,我度过了数年愉快的时光,后来它搬了家,再后来又搬了家,但一直在金碧路上,显出老板故土难离的情怀。骆驼是个有历史的地方,当年谢天笑的演出,狭小的酒吧挤进了800人,传为佳话,骆驼是个神奇的地方,每次去,我都能认识新的朋友,最后一次去,是去年的周云蓬演出,依然是认识了两个新朋友。如今,骆驼酒吧再次关门,但却没听到搬家的消息,或许是这么些年来,它终于厌倦了漂泊的生活,决定把这里当成终点了。

有关骆驼,不想说太多,作为昆明的文化地标,自然会有无数酒徒和乐迷缅怀他们的天堂。我想说的,是这个城市里那些无名的漂泊者。骆驼,让我想起了它们。

在十几年前的黄瓜营,有家叫吉鲜园的烧烤摊,是我们吃宵夜的首选。当年的黄瓜营不像今天这般荒凉,店铺鳞次栉比,各种报刊亭、水果摊、海鲜饭店和杂货铺,从路口一直排到小区里面。黄瓜营紧挨着螺蛳湾,也是人气极旺之地,这一大片商业区,价格低廉,品种繁多,终日人头攒动,它就是我的家乐福,就是我的美食CBD。而吉鲜园的烧烤,则是我们一帮穷兄弟最常聚餐的地方,吉鲜园每到夜幕降临就人满为患,烧烤种类丰富,味道绝佳,花上几十块就能吃到清晨,在那里,不知消磨了多少个夜晚。当时我在生活新报,经常和新报的小伙伴在吉鲜园里把酒言欢,大家也经常可以在那里偶遇,那是属于新报人的快乐时光。

 
图片来源网络

后来,黄瓜营进入拆迁程序,路边的店铺就此逐渐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老螺蛳湾。那些被迫搬迁的店铺生命力很顽强,一度又在黄瓜营出现,然后又消失,随后又曾在云纺出现,但最终不知所踪。

其中生命力最顽强的,就是吉鲜园。黄瓜营开始拆迁后,吉鲜园一度消失,但后来我在永昌小区里面的老鸦营发现了它的招牌,这一次它入驻在新建的一个啤酒城里,规模更大了一些,菜品也更丰富了,还多出了海鲜等品种,显出了老板的雄心,于是,我们的夜宵据点就挪到了新的吉鲜园里。那时候,我已经从生活新报到春城晚报工作,人是有情怀的动物,在吃了多年的吉鲜园招牌下,我似乎还能找到当年在新报的时光。

后来,老鸦营也和黄瓜营一样,拆了,新建没几年的啤酒广场,也难逃厄运。于是,吉鲜园再次消失了。我以为这次会真的告别它,同时一起告别的,还有和新报、晚报的小伙伴的无数欢聚时光。

但我低估了吉鲜园的生命力。在云兴路和海埂路路口处的臻万百货地下一层,吉鲜园再次顽强地出现了。很难有人明白我偶然发现这家烧烤店的欣喜,吉鲜园的老板娘是个身材娇小的红河女子,十来年的时间里,不见衰老,我虽然和她交往不多,但再次见到,却犹如见到故人。当时心想,虽然世事无常,但吉鲜园还在,就总能看见过去依稀的微光。

 
驼峰客栈

几经搬迁,再加上黄瓜营和豆腐营整片地区的人气也不复往日盛况,吉鲜园其实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人气,在臻万百货坚持了一阵,最终还是消失了。而此时,生活新报也已经关门大吉,而过不了多久,我也离开晚报,去了新的单位。这时我才明白,过去的微光即使延绵再久,终究还是会消失的。

我很好奇,吉鲜园是不是又搬去了哪里,那个娇小的老板娘现在在做什么,以及所有和它一样漂泊多年最终消失的小店。只不过在这个到处都在拆迁修路的城市里,可能不会有人关心这样微小和无聊的问题吧。

彩云网评所登载的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欢迎关注彩云网评,投稿邮箱3443402306@qq.com,稿费从优。

责任编辑: 黄翘楚
网友评论:

政经大事、社会话题、文娱大杂烩,我们全都关注,彩云网评致力于打造有温度、有广度、有内涵、接地气的云南最具影响力的全媒体评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