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频道/ 社会评论
【彩云网评】写在中秋:谁的月光,谁的故乡
2016-09-13 19:20:13   来源:云南网-彩云网评
分享至:

图片来源网络

彩云网评 评论员 温星

“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当我想为今年即将到来的中秋节写点什么的时候,最先从脑海里跳出来的竟是冉云飞这句。

在当下中国如火如荼的城市化进程中,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够找到自己的故乡,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够偶尔陪伴在双亲的身旁,我更不知道在这样一个以团圆为宗旨的中秋佳节,有多少家庭能够真的团圆在一起,在那种久违的温馨的氛围里,象征性地吃吃月饼,再象征性地赏赏月?

前几日,正好大舅和大舅妈来昆明玩,说到故乡的诸多变化,大家都颇为感慨。

大舅家在我们故乡四川自贡市大安区新民公社燎原大队——这是我记忆深处的提法,前些年早已改称街道办事处和社区。但实际上,那里离城区边缘都还有数十公里,是极其荒凉的山丘,即便修了条大道、盖了些小区,人气和生活氛围恐怕再过几十年也没法热闹起来。

大舅说,祖上住了好几十年的农家院子被拆了,原来处处鸟语花香,连家里养的鸡鸭和猪的粪都是香的,现在呢,连知了叫都听不到了,简直就是一个人不拉稀鸟不拉屎的地方;原来是自然又和谐的一个农村社会,现在呢,变成了对门儿也绝不认识、绝不打招呼的所谓“居民”的陌生社会;尤其糟糕的是,原来家里的鱼塘和耕地全没了,四个本已靠农业渐渐致富的孩子不得不外出务工,成都、广州、深圳,散落各地、疲于奔命……

团圆饭 图片来源网络

唠叨不停的大舅和大舅妈,感觉已经变成了祥林嫂。我想,我明白他们内心的不适应,我也清楚他们永远都无法变成真正的“城市人”。他们和我共同的故乡依然还在那里,但已面目全非,关于故乡的那份魂牵梦绕的情愫,也早已荡然无存。

记忆中的“燎原大队”,其实,只是当下中国被城市化进程所“扫荡”的最平凡不过的缩影之一。我们所有人,也不过是被这股历史洪流裹挟的芸芸众生之一。幸运的是,我和四个堂哥堂姐凭借自身的努力,都还算实现了“进城”,在各自所在的城市安定下来。相对而言,我可能还更加欣慰一些,因为父母不但都健在,还从故乡接了过来,在这座我奋斗求索与娶妻安家的城市,这座四季如春的城市,与我共同生活在一起。

这个中秋节,我当然可以跟父母一起吃月饼、赏明月。但我突然想,究竟有多少远离故乡的人可以这样?

城里的月光确实曾把许多人的梦想照亮,但同时,也让占中国广袤大地至少百分之八十面积的乡村越来越荒凉。我们几乎每个人,谁不是农业大国的“农民的儿子”?有几个人的故乡能够幸免,能够依然白云悠悠、稻田沃野、牛羊肥壮,不曾荒凉?如今我们头上的月光究竟是谁的月光?我们曾经的故乡变成了谁的故乡?我们如今安身立命或难以安身、无法立命的这片土地,又是否能够成为我们新的依靠、新的故乡?一句老话“月是故乡圆”,饱含多少温暖,又深藏多少辛酸!

关于故乡,转念又想想,其实,似乎也没必要太过伤感吧。不管作为一个地理坐标,还是情愫密码,故乡终究都是要瓦解和沦陷的。身处飞速发展日新月异的大时代,这就是我们的宿命之一。请注意,这里的“宿命”应该是个中性词,无悲无喜。

即便故乡没有了,中秋和春节这样的传统节日当然会永远存在,因为物质可以幻灭,但精神永存。这便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都非常重视这些节日的意义所在,这层意义,于当下尤甚。至于圣诞、情人节等洋玩意儿,就实在无聊透顶了,丢远点,好吗?

责任编辑: 黄翘楚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